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想到这里,她从打坐的姿势站起来,然后轻轻的推开门。
  她所在的门派名为洗剑阁,是天下‘持剑六派’之一,而其本人正是洗剑阁最强者,地榜第一的‘天外神剑’苏无名的唯一弟子。
  地榜第一,这就代表着苏无名在‘外景’这个层次基本上遇不到对手了,在分级中更是有着五星。
  洗剑阁占地非常庞大,但作为苏无名的弟子,她的房间本就与其不远。
  所以她很快便来到了苏无名的闭关之所外——
  此处是一片山崖,郁郁青青的地面透露着生机,山崖的彼端是无尽的高空,两种意境交织在一起,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
  “师尊,我有要事相谈。”
  穿着鹅黄衣裳的江芷微轻声开口,下一刻一股无形的禁制仿佛被解开了,眼前豁然开朗,原本空无一物的草地上出现了正闭目冥思的苏无名。
  “你要出去游历了?”
  苏无名睁开眼,看到自己的嫡传弟子到来,他缓缓的说道
  “这是其一。”江芷微眨了眨眼,然后装神秘道“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通报师尊。”
  苏无名眉头一皱,当下喝道“有许多事情不是你现在就能说出口的!”
  ?
  江芷微一愣,她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会突然这个反应,但她心灵通透,冰雪聪明,一瞬间隐隐猜到了什么。
  难道是……
  她想起当初自己当初第一次在少林进入六道轮回之主的空间回归后,想要向上通报六道轮回之主的信息而被残忍杀害的戚夏……
  难道……
  难道师尊已经知道了我陷入了六道轮回空间?!
  这……
  江芷微越是思考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随即她笑魇如花,说道
  “不是您想的那样,我要告知给师尊的是一个神秘的‘塔罗会’空间……”
  “塔罗会……”
  苏无名沉吟片刻
  他其实并不知道六道轮回空间,但是在不久前他神游虚空,借用昊天镜感应他我之时碰巧感应到了一个世界。
  在成功收取他我后,他在那里正好见到了江芷微,以江芷微的实力,想要跨越到其他世界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到底是谁能将处在洗剑阁内部的江芷微横空转移到另一个位面呢?
  这时候,苏无名想起了当初在少林寺突然死去的清景和戚夏,他便开始怀疑是有什么存在在暗中控制了这些小辈,将他们投入到其他世界,而只要这些人想要透露有关自己的信息,那么便会无情将其抹杀。
  难道那个空间……就是塔罗会?可是为什么芷微没有事情呢?
  “我说了事情并非是您想的那样。”江芷微轻笑着,将有关塔罗会与愚者的情报告知给了苏无名。
  过了少顷,苏无名才舒缓神色。
  一个神奇的空间?进入到其中可以交换到任何东西?而且还有一个疑似超越了法身的‘愚者’?
  苏无名双瞳微缩,肌肉紧绷,刚才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就好像相隔无数世界之远,愚者依旧将目光放到了自己身上一般。
  他不由得对自己的嫡传弟子感到担忧,芷微还没有下山游历便得到了两大奇遇,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想到这里,苏无名一指点出,一道无形的气劲射入江芷微的身体,下一刻一道绿色的光芒自江芷微的体内逼射而出。
  “这就是你得到的‘木遁细胞’?”
  绿色的光芒回转到苏无名的手上,他端详了一下,然后点评道“近似丹药与宝兵,与你肉体结合可以增强你的恢复能力,而且还加速了你对能量的吸收以及身体窍穴的开启速度……”
  说完,他又是一指将绿色光芒重新融入江芷微体内。
  “我现在已经摸到了六窍的边缘,所以我准备在正式打开鼻窍后便下山历练了。”
  江芷微已经融合了木遁细胞数个月之久,对于它的功效自然是很清楚,原本按照之前的速度,恐怕再有两个月也未必能打开六窍吧。
  “你既然有奇遇,又想继续留在其中,为师也不反对。”苏无名想了想,叮嘱一声道“但防人之心不可无,那位‘愚者’高深莫测,其他世界也危机遍布,你行事一切小心为上。”
  说完,他又道“将那枚戒指拿过来吧,异世界的修行方法亦可以作为参考。”
  他感兴趣的自然是剑术了,但斗破世界虽然也有剑术斗技,但药老却注定要让他失望了。
  江芷微将戒指递了过去,作为大派子弟,全面发展的她自然能看的出在那其中隐蕴着一位阴灵,但那位阴灵应该是处在极度虚弱的状态,只能陷入沉睡。
  “看样子在他以灵魂体状态的时候,一直有人为他传输能量,以至于他现在已经处在了意识恢复清醒的边缘。”
  苏无名看了一眼,然后一指剑气点出,那剑气非旦没有杀伤力反而融入了戒指之中。
  以苏无名半步法身,五星级的实力,哪怕是随手释放的一道剑气也远超萧炎的数年努力了,这一下子让戒指内的药尘得到了大补丸一般清醒了过来。
  要说清醒也不完全对,实际上在这些年中,他有时候也会清醒一下,但也是接近浑浑噩噩的状态。
  只不过,那些时光还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现状……
  “乌坦城萧家……”
  他精神外放,可是一瞬间愣住了
  这不是乌坦城更不是萧家!
  这里是哪里?!
  还有,那个男人是谁?!
  药老感知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感觉到这里在面对一座巍峨无比的高山,深不见底的大海!
  他的精神力散发出去,然而却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见,那个男人的双目如利剑一般锋锐,仅仅只是注视便让他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在生前可是斗尊巅峰,更是大陆第一炼药师,见到的强者数不胜数,但能够给他带来这种压迫感的还真没有几个!
  斗圣强者!而且是自己不认识的斗圣!
  药尘心里一沉,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跑到大陆犄角边缘的小国小城了,怎么还会落到一位斗圣的手上呢?
  难道天要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