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分级,这在他之前提取萧炎斗气的时候就想过了,但那个时候他还对修行不是很了解,所以没有实行。
  而现在,他靠着功法自带的情报,用隐者之紫观察张志得到的情报以及与终极点的权限能力结合在一起,他划分出一个粗略的分级水平应该没问题了。
  “可以。”
  众人只见愚者轻轻的回应了一声,下一刻在众人的桌子上出现了自己的等级。
  开窍期的江芷微,斗之气阶段的萧炎,战斗能力不突出的乔瑟夫·乔斯达都显现出了一星。
  而绘梨衣是二星,五条悟以及李瀚文自己都是三星,而斑则是四星。
  他给自己修改了一下设定,而且说起来算上地狱道的战斗力,他也的确有三星水平。
  这是他按照自己的世界等级划分的,一星对应苦门中的一到五重门,二星对应五重门中的三魂七魄,三星则对应饿鬼道这种普通先天,四星则是对应天地学宫宫主级别的先天。
  “愚者先生,请问药尊者是几星?”
  分级完毕之后,萧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话题。
  “四星。”
  斗尊只是四星?正好塔罗会之中也有人四星,但是以四星……能够压住另外一个四星吗?
  他却是不知道,斑仍处在恢复期,他波纹修炼了大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身体机能尚没有回复到巅峰时期。
  根据李瀚文估计,有着轮回眼的斑如果能够恢复到年轻时期的身体机能,说不定有踏入五星的可能。
  “你可以交给我。”
  看到萧炎陷入了沉思,江芷微开口道“我可以找师门前辈帮忙,也可以圆了你的师门背景。”
  “那就太感谢了!”
  萧炎大喜,因为那位四星的‘节制’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好说话,而这位一星的‘命运之轮’就不同了,同为一星才有共同进步的空间,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江芷微沉吟片刻,又道“那法宝你带了吗?”
  “那法宝内蕴灵魂,无法与我一同进入这个空间。”萧炎声音变低,对着愚者又说道“所以,还需要愚者先生帮忙。”
  “可。”
  愚者很简单的回复了一声“会议结束后,我会将它送入‘命运之轮’的手中。”
  “赞美愚者!”
  萧炎兴奋的说道
  “没有交易的话,这一次的会议就此结束。”
  没有人表示异议,李瀚文一挥手便将除五条悟与宇智波斑以外的众人送回自己的世界。
  见到仅剩下他们两人,五条悟开口道“我可以用两面宿傩的手指来交换打开次元之门。”
  李瀚文早就想到五条悟可能会用这个来进行交易,他很淡然的说道“我自会取出。”
  他话音刚落,便透过精神蔓延入无尽虚空,顺着五条悟与咒术回战世界的联系将力量蔓延到了其中,然后取走了五条悟身上的两根宿傩的手指。
  下一刻他将五条悟遣返回了自己的世界,又将斑的刻印顺着五条悟也送到了咒术回战的世界,然后他将斑顺着刻印也送到了其中。
  斑的本土世界是火影,那里有他最初的刻印,而在终极点内的刻印是新生的,此刻李瀚文将这刻印投入到五条悟的世界之中,顿时让斑与另一个世界产生了联系。
  这有点类似于在他自己的世界中召唤出刻印分身,只不过这是有其本人意识的一种转移……………
  ………………
  五条悟回过神来,他看着周边这繁华的城市,下一刻周边空间突然扭曲,一个人影自仿佛漩涡一般的扭曲之中走出。
  “这就是忍界之外的世界吗?”
  斑看着周围车水马龙的现代化街道,一时之间有些不适应。
  那迅速疾驰的是什么忍具?而且这周围的房屋一个个都是如此高大?
  “忍者的历史在我的世界很久之前就已经结束了。”五条悟轻笑道“现在取而代之的,是科技。”
  他看着斑,其实心中是很惊讶的。
  在当初分级的时候,斑是唯一的四星,这让他就对斑很感兴趣。
  自己只是三星,四星究竟会强大何种程度呢?
  而现在,斑在他面前出现了,和他想象之中的外表其实差不多。
  在他初次进入塔罗会的时候,声音跟七八十的老翁没有太大区别,而后来得到了可以延缓衰老的波纹,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变得中气了许多。
  他现在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虽然不是正值壮年,但既然能够冠以四星,想来实力一定很恐怖。
  “科技?”斑沉吟道“他们看起来没有任何能量反应,无比弱小。”
  “科技就是这样,对自己本身的提升不大,但是每一步进阶都是对世界整体来说的巨大飞跃。”五条悟也是第一次对人讲解科技,他耸了耸肩
  “但是,建立在这样模式下的世界是很脆弱的。所以,在世界的另一面里,需要我们咒术师的存在。”
  强者隐于之后?
  斑冷笑一声“畸形的世界。”
  在他的观念之中,强者就应该进行统治,而非是做什么幕后的保护神。
  那样会让无数弱小之人没有敬畏之心,这是对强者的不公,也是强者自己的无能。
  一味地让弱者自由发挥,而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权统治,那么导致的结果便是战争不断。
  当初柱间和他还在的时候,四大忍村为何不敢发动战争?反之,在柱间死后,战争直接连续了数十年?
  “单单一个咒术界就有无数龌龊的事情。”见到斑这么说,五条悟也难得的认真起来,他冷声说道“有的时候并不是够强就能随心所欲,也不是说只要实力强大就能进行统治,德不配位的上位者永远不会长久,而且会激起更大的矛盾。如果你对这些东西有兴趣的话,那我建议你这一次没必要看许多咒术。”
  “你这是什么意思?”斑愣了愣
  “我的世界有着无数的战争,而在战争之后亦有着无数的反思。咒术界的那些蠢货空有力量,但在思想境界上比起真正的‘贤者’可差远了。”
  五条悟轻笑一声“想要领悟战争与和平,普通人的著作有时候可比力量好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