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接下来的两日很平静,唐军既没有攻城,秦军也没有敢再出营挑衅,双方维持了一个暂时的和平。
  只是长安城内并不平静。
  市井民间流言四起,唐军是天兵天将下凡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之前的秦军骑兵惨败时的白烟迷茫就是证据。
  除此之外,更有流言说是唐军的火炮就是雷神的法器,一炮下来能轰塌半座城墙。
  类似渲染唐军强大的流言还有各种各样的版本,总结起来都是一个意思:
  唐军无法战胜,秦国灭亡再即。
  在这种流言的渲染之下,又衍生出其他更多的流言来。
  譬如说朝廷准备让全城百姓给秦国皇室陪葬,或者是皇帝和太后准备跑路,临走之前还要搜刮全城百姓的财物美女等等。
  甚至还有说是某某官员都私下跟唐军勾结,届时作为内应迎接唐军进城……
  反正几乎每个时辰都有新的版本的流言出来,真真假假谁也说说不清楚。
  黑冰台到处抓人,忙的脚不沾地,门口的拴马桩上都绑着犯人也无济于事。
  宋牧这两日忙的更是焦头烂额,不是在内阁召集大臣议事,就是进宫去见太后皇帝。
  反正这几日下来,明显看到本来儒雅俊逸的一个人变得憔悴苍老了许多。
  整个长安城里都人心惶惶,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只有李旭是最淡然的那一个。
  每天该干嘛干嘛,见到外人的时候也适时的表现出一定的忧虑来。
  他估摸着谭纶率领的中军主力应该也快要到了,开始琢磨到时候一旦破城之后,自己应该以怎样的一个方式去恢复唐侯的身份而不显得突兀。
  想来想去忽然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闲的。
  只要自己不尴尬的,到时候尴尬的就是别人。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只要不想死的,不想跟他为敌的,就算心中真的有些怨气,那也会很快自我消化的。
  我李旭是隐藏了身份混入了秦国朝廷之中,可是我又没害过谁,反而还立了不少功劳。
  若非自己,宋氏兄弟这会估计都被雍王的人给干掉了。
  宋太后娘儿俩说不定早都被雍王给囚禁起来了。
  如果那样的话,秦国早就变天了。
  说起来,自己才是秦国的救世主。
  这么一想,李旭心里一下子舒服多了。
  至于灭了秦国,那是另外一回事嘛。
  自古以来,这种事情都是有能者居之嘛。
  国家弱小在这种大争之世就是原罪,被灭几乎就是必然的结局。
  被我灭了,比其被其他人灭了肯定要好很多。
  最少本侯心中还是很善良很仁慈的一个人,只要老老实实的,一般不会乱杀人的。
  李旭觉得自己脸皮还是不够厚,当个卧底当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了,还需更给自己做作心理按摩,真的还需要好好修炼啊。
  这两天局势平静,李旭晚上也就没有必要守在城楼上。
  回到府中,丫鬟送来洗澡水,冲洗一番,换上宽松衣袍,准备吃完饭的时候,管家李阳来报,说是长公主秦清来了。
  李旭有点意外,自从上次过来自己给道歉之后秦清一直很安静,本以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来往了。
  上次听宋牧说宋太后甚至有意要将秦清嫁给“唐侯”和亲,当时自己还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心里还为这位长公主有点不平。
  皇室的子女尤其是公主们,虽然听着尊贵,但是必要的时候却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工具人。
  说起来,他对这位长公主可没什么多余的心思。
  现在这府里的女孩子都被自己送到了山里去,就连郁瑜前两日回来后知道李琴他们去了山里也吵着要去,李旭干脆也就派人送了过去。
  秦国到时候投降之后,许多事情千头万绪的,女孩子们留在城里还会让自己分心,干脆等到局势平静下来之后再让她们回来。
  反正那个山庄里面,吃喝用度都很充足,安保力量更是足够,不用担心有什么意外。
  所以他有些好奇这时候秦清过来想做什么。
  本来想让人直接找个借口打发了,但是想了想最后还是让李阳将人请了过来。
  饭菜已经上桌,几样小菜虽然简单但是很精致也看着很有食欲,李旭披散着头发,坐在桌边,正端着一碗冰镇杨梅汁牛饮。
  听见脚步声,抬头看见秦清正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也不起身,微微一笑,很随意的招了招手道:“殿下来了,没吃的话一起吃点。”
  秦清也没扭捏,直接坐在李旭对面坐了下来。
  李旭一愣,没想到自己客气一下这位还真的就不客气。
  让人再加一双筷子,添了一碗饭,又送上了一壶凤酒和两个白瓷酒杯,挥挥手示意其他人都下去。
  李旭端起酒壶给两个杯子都斟满了酒,顺手递给秦清。
  “殿下,喝点?”
  秦清顺手接过,端起白瓷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咳……”
  喝的太急,给呛到了。
  李旭看她一眼,几天不见瘦了一些,眼睛还有点红红的,看起来好像刚刚哭过。
  不过他并不打算问。
  如今秦国处在亡国的前夜,一旦亡国,普通百姓还好,只要新主子不是一个残暴之君,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
  官员们也能继续投效新君,新朝初定,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他们不愁没有用武之地。
  最惨的就是他们这些前朝宗室了,一般不是被赐死就是被贬为奴婢惨遭凌辱。
  所以秦清这几日肯定不好过,估计没事的时候想了不少自己的悲惨下场。
  两人都不说话,李旭慢条斯理的吃菜,偶尔喝一杯酒。
  秦清则是端着酒杯一杯接着一杯,似乎想要把自己灌醉,好忘却这些烦恼一样。
  很快,一壶酒大半都入了她的腹中。
  原本有些苍白的清丽脸颊此时因为酒精的缘故变得绯红,但是还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
  李旭看不下去了,一把将她面前的酒杯拿了过来。
  秦清红着眼睛伸手去拿酒壶,又被李旭一把给抢过来。
  ”你疯了?”
  李旭瞪着她,微微有些恼火,
  这小娘皮怎么回事,我家的酒不要钱似的!
  谁料秦清红着眼睛看了他半天,眼泪忽然哗哗地往下掉。
  李旭有点懵,不让你喝酒就哭成这样?
  至于么?
  接下来秦清的一句话让他更懵了。
  “李旭,你要了我吧,我把我的身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