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杜峰也是一肚子郁闷。
  抽调勤王大军的时候的圣旨上说的清清楚楚要的是精锐,可是来了以后赫然发现其中大多数竟然都是老弱病残,别说精锐了,战斗力可能还比不上京兆府的衙役捕快。
  这里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地方官府糊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连续几次抽调,各地的府兵精锐基本山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秦国毕竟是偏居一隅的小国,此时其实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但是又不能违抗圣旨,只能把这些老弱病残忽悠过来凑数。
  所以,这才是杜峰真正为难的地方。
  这样的勤王大军,若是依靠深沟高垒的营盘勉强还能守一守,可是要出营野战那一定拉垮,只能是败得更快。
  宋牧听得脸都黑了,瞪了杜峰半天,嘴皮子哆嗦想骂人,但是看着一脸委屈的老杜,也最终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果真是天要亡我大秦吗?“
  宋牧仰头长叹,杜峰惭愧低头,李旭默然无语。
  他也真没想到秦国的军力已经虚弱到这种程度来。
  本来还想着等到唐军主力过来之后好好展示一下肌肉,好震慑一下秦国君臣,从而扫清许多障碍。
  可是眼下看来,这仗就算能打起来,也激烈不到哪里去。
  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悬殊了。
  叹息过后,宋牧目光看向一旁的李旭。
  李旭明白了他的意思,摇头道:”宋伯伯三思,虽然羽林卫战力还算不错。可是唐军挟两次大胜之威而来,正是气势如虹的时候。一旦羽林卫出战,若是胜了还好说,但是若败了,那对我大秦军民士气会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打击。届时恐怕形势就会急转直下,再无扭转的可能了。”
  宋牧闻言默然,片刻后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李旭自然不可能让羽林卫跟唐军去打,自相残杀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做的。
  况且他刚才说的理由也的确很在理,唐军现在只是前锋,就算败了,也无损筋骨。
  而且甚至还有可能激发出唐军更激烈的的杀意来,对秦国来说更不是一个好消息。
  宋牧很为难,打也不是,不打更不是,总不能几十万人看着一万不到的敌军在长安城下大摇大摆的而毫无动作,就干等着别人主力到来然后开始攻城?
  估计真到那个时候,人家还没动手,城里的秦国百姓自己就先反了。
  这样的朝廷效忠还有什么意义?
  宋牧的为难之处,杜峰作为他信任的老将自然明白,最后只能咬着牙从勤王大军之中凑出来一支三千人的精锐骑兵,准备去试探一下唐军的成色。
  石达开虽然看着很是轻松,不把秦军放在眼里,但是作为名将,自然不可能真的如此孟浪的。
  打仗打的不光是纸面上的兵力对比,很多时候也是一种心理博弈。
  他故意表现的这么嚣张,未尝不是想要刺激秦军出战。
  秦军如果出战,那必败无疑。
  如果不出战,损失的又是他们的人心士气,所以旱涝保收。
  只能说这场灭国之战之中,唐军的心理优势实在太大了。
  虽然从兵力人数乃至实力底蕴来看,唐军才是处于绝对劣势的那一方。
  但是账显然不是这么算的,此时的秦国看着家大业大,但是到处都是烂摊子,处处漏风,虽然看着很胖,但是却是虚胖,手里拎着棍子却战战兢兢浑身哆嗦。
  而反观唐军却是一个肌肉发达的正年轻的肌肉猛男,一手提着锋利砍刀,一手提着大喷子,从容镇定,一副随时准备踹门的架势。
  李旭没有给石达开通风报信的想法,也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要是连这种事情都要他操心的话,那么也就别提什么一统天下了,还是趁早回延安府窝着去吧。
  杜峰凑出来的五千名骑兵在一名副将的率领下战战兢兢出了营门,向着唐军冲了过来。
  这五千人倒是盔甲整齐,旗帜鲜明,看着倒是威风凛凛。
  城头上的秦国军民看见自家军队竟然敢与主动出击,对于他们的无畏勇气很是佩服,许多人举起手臂振奋高呼起来。
  带队的秦军副将本是华州来的一名都尉,原本也算是一员骁将,叫做孙鹏。
  虽然来了京城勤王之后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唐军的传闻,说是唐军勇猛无敌,又有火器犀利,虽然听得不少,但是心中却总有些不以为然。
  谁还没打过仗似的,说的那唐军跟天兵天将似的,老子就偏偏不信你们个个还能是三头六臂不成?
  被杜峰火线提拔为副将之后,更是踌躇满志,卯着劲的想要好好表现一番,趁机立一个大功劳,好光耀孙家的门楣。
  所以表现的一直都很积极,是杜峰认命的几个副将里面斗志最高的一个,所以才会被杜峰点名执行这次试探任务。
  临行之前,杜峰虽然郑重嘱咐他一定要谨慎小心,唐军并非一般的山匪乱军,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及时退回来,可别损失了秦军现在为数不多的骑兵。
  孙鹏自然满口答应,但是心中却根本没当回事,反而认为杜峰是人老胆小,太把唐军当回事了。
  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草头兵,竟然还敢自称唐军,真是狗不知脸大,今天一定要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真正什么叫做真正的精锐。
  此时听着城头的欢呼打气声,孙鹏更是战意高昂,胸中小火苗呼呼地往外冒,一边疾驰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兄弟们,跟老子冲,杀敌立功,光耀门楣就在今日!”
  只可惜一阵风吹来,将他的豪言壮语吹得七零八落随风而去,也只有身后的十几名骑兵听清楚了,有气无力的回应了两下。
  孙鹏也不在意,继续一马当先挥舞着大枪向前疾驰,端的是人如虎马如龙,好不威风。
  石达开远远看见,放下手中的千里通,转头看向身后诸将道:“郭磊何在?”
  郭磊是骑兵师师长,身形彪悍威猛,闻言出列抱拳大声道:“末将在!”
  石达开挥手道:“给你两千枪骑兵迎敌,切莫早早吓跑了敌人。”
  郭磊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石帅放心,末将明白!”
  很快,两千配备斩马刀和短管燧发枪的轻骑兵列阵出营,在郭磊的率领下,打着唐军大旗向着五千秦军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