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正当林刚摩拳擦掌准备誓死守卫耀州城,甚至一宿没睡担心唐军趁夜攻城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却愕然发现城下的唐军已经消失不见了。
  石达开根本没有攻打耀州城的丁点意思,目标从来只要一个,那就是长安城。
  只要长安城被拿下,其他的城池传檄可定,根本没必要浪费时间。
  因此只在耀州城外歇了一夜,第二天天色刚亮,就带着大军继续向南而去。
  只留下了一小队人马监视耀州城的动静,同时接应后面的中军主力。
  两天后,石达开率领唐军先锋大军出现在了长安城北面。
  当那面巨大的“唐”字大旗从远处飘荡过来后,城墙上的秦国军民之中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无数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支黑盔黑甲缓缓而来的军队,许多人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就是那位唐侯麾下的精锐大军吗?
  还没靠近,就能散发出这么强烈的精锐彪悍气息,真是名不虚传啊!
  许多人心中如是想。
  只是距离那么远,很多人也只能看清一条黑色的长龙而已,哪里能看的见什么精锐彪悍气息之类的东西?
  实在是因为这段时间的流言传播的深入人心,已经给唐军蒙上了一层神秘强大的面纱和光环。
  所以才会在脸都不看清楚的时候会自动脑补出许多东西来。
  石达开在到达长安城下后并没有并没有直接下达攻城的命令,一万前锋大军有五千骑兵,五千步兵。
  五千步兵当然也都配上了战马,毕竟之前两次大战胜利缴获了不少战马。
  如今四万唐军就算全部配上坐骑也都绰绰有余,极大的增强了大军的机动性。
  五千步兵全都是火枪兵,大半个火枪师都被他带了过来,剩下的人都在谭纶的中军里。
  作为大杀器的炮团也在中军里面,大炮毕竟都比较笨重,跟着前锋大军行动的话会极大的拖累行军速度。
  下令大军留下一队骑兵警戒之外,其他人下马休息,喂马喝水,然后石达开在十几名亲兵的护卫来策马来到长安城北面城墙下两箭之外,坐在马上对着城头静静的看了过来。
  城头上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位唐军大将如同在自己院子里散步一样的走过来,明明对方只有十几个人,可是却都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城头上传来了士兵紧张的低呼声,甚至还有拉弦声,然后又是将领的呵斥声。
  宋牧此时也在城头上,在接到唐军前锋已经出现在城外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北城。
  看着唐军竟然在长安城下如此目中无人的下马休息喝水吃饭,宋牧的脸色一下子阴沉凝重起来。
  敢在拥兵十万左右的雄城下面如此大摇大摆,不是极度的狂妄就是极度的自信。
  而最有可能的显然就是后者。
  石达开向着城头张望片刻,忽然举起右臂向着城头挥了挥手,然后带着亲兵从容的离去。
  城头上的守军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宋牧也不解其意,看向一旁的李旭。
  “这位应该就是那位唐军先锋大将石达开了吧,他这是何意?”
  李旭自然明白石达开是什么意思,他是在向自己这个主公致意,告诉主公我来了。
  这话自然不能说,李旭略作沉吟后道:“末将也不解其意,也许只是心血来潮故弄玄虚罢了。”
  宋牧也没追问,又问李旭:“依你看来,唐军何时会开始正式攻城?”
  李旭道:“现在来的只是唐军前锋,其主力应该还需要两三日才能抵达。看样子,他们的火炮都在中军那里,所以要攻城至少也得在中军到达之后了。”
  宋牧点点头又道:“那我们这几日能做些什么,难道只能被动等待他们中军到来?”
  李旭道:“杜将军是勤王大军主帅,应该心中早有安排。不如找他来问。”
  宋牧点头,让人去请杜峰。
  近十万勤王大军,当然并不能完全放在城里。
  城里也没那么大的地方容纳这些士兵,所以杜峰从中抽调了两万人进城防守,其余人则在城外扎成了三个营盘。
  三个营盘分别位于北、西、东三面城墙外,深沟高垒,与城内守军形成掎角之势。
  至于南面,那是因为唐军若想从南面攻城,必然要绕过东西北三面,所以没有那个必要。
  三座营盘,每营设一个副将统领。
  杜峰匆匆赶来,宋牧没有废话,直接问道:“杜将军,勤王大军如今可堪一战?”
  宋牧的意思很明确。
  唐军如今只来了一万前锋,人家就大摇大摆的驻扎在城外,可是我们这边却有十万大军,总不能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看着人家耀武扬威。
  怎么说也得打一仗啊,否则就太伤士气了。
  那么多人都看着呢,十万大军对一万,却连主动出击都不敢,谁还相信长安城能守住?
  别到时候人家中军到了,大炮一架,对着城墙一轰,城就破了,那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
  听着首辅的问题,杜峰吭吭哧哧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宋相,末将这就回去安排,先派一骁将出去试探一下对方成色。”
  听他这句话说的毫无底气,宋牧有点生气,将杜峰和李旭都叫到一旁的城门楼里,屏退左右,皱眉问道:“杜子超,你给老夫说实话,到底能不能打?”
  子超是杜峰的字。
  李旭看着原本红光满面的杜峰这才短短几天就变得憔悴黝黑,就连白头发都多了许多,看着哪里像个伯爷,跟乡下种地的老伯都差不多了。
  看来老杜这些日子真的很惨。
  李旭心中对杜峰有点同情起来,幸亏自己当初坚决把这锅给甩了出去。
  短短时间要把近十万不同来历的地方部队给整合到一起,还要形成战力,这简直就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情。
  干得好是应该的,干得不好上上下下都要骂。
  还真是难为老杜了。
  杜峰被宋牧问的老脸涨红,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苦着脸道:“宋相,末将实话实说,这些勤王军若是据营盘死守的话恐怕还有一战之力,可若是让他们主动出击,那末将真的不好说了。”
  宋牧闻言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