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谭澍去求和,本就是秘密使命,所以他进京也是秘密进入的。
  虽然他轻车简从,乔装打扮,但是还是被镇守城门的羽林卫校尉赵虎生给认了出来。
  赵虎生当日在三水县见过他,而且他本事因为有心事,所以又显得尤为警惕,故而更容易引起注意。
  消息报到李旭跟前,李旭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石达开提出的条件那么苛刻狠辣,其实就是逼着秦国君臣忍无可忍,然后跟唐军开战。
  这战是必须要打的。
  打一打能解决很多问题。
  打仗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当晚,李旭在宋牧的书房之中见到了一脸风尘仆仆忧心忡忡的谭澍。
  “文明兄,这才旬日不见,怎么就憔悴成这个样子?难道是三水县的那些土豪劣绅又给添麻烦了?”
  李旭一见谭澍就笑着说道。
  “李老弟真会开玩笑,三水县被刘大人和你梳理的已经很是平稳,哪里还有敢再滋生事端的。”
  谭澍看着李旭,虽然说话带笑,但是毕竟年轻城府浅,所以看着李旭的时候总透露着一股子不自然。
  李旭多敏感一人啊,关键是有系统小地图做预警。
  代表谭澍的小圆点已经变成了黄色,显然这位文明兄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警惕。
  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李旭稍微一思索,就大概能明白其中的缘故了。
  这位文明兄大概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是却有没有什么具体证据,所以才会表现的这样子。
  那他的这种怀疑有没有告诉宋牧呢?
  李旭又看了看宋牧的小圆点,不仅没有变黄,而且绿色还变得更深了一些。
  这让他有些意外起来。
  不过也没来得及多想,宋牧就招手示意他二人先不忙着叙旧,坐下听自己说话。
  “小旭,谭文明刚从延安府回来。”
  宋牧话一出口,李旭闻言,适时露出了惊愕的神色,瞪大眼睛看着谭澍。
  “延安府?那可是叛军的地盘啊?文明兄为何要去延安府?”
  谭澍看着李旭不似作伪的惊愕表情,心中更是狐疑不定。
  难道这位真的不是自己猜测的那般是那唐侯派入朝中的卧底?
  否则也不会对自己求和一事一无所知。
  宋牧无语,谭澍去延安府求和还是你小子推荐的,现在又开始装糊涂。
  显然是这小子不想让谭澍知道是自己推荐的。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宋牧轻咳一声道:“是老夫让文明去的,去打探接触一下那唐侯到底是个何等样人,顺便打探一下唐军的底细,好有所布置安排。”
  李旭佩服的拱手道:“宋伯伯果然高瞻远瞩,小侄佩服!文明兄不畏烈日,不惧叛军凶狠,孤胆为国,更是吾辈楷模,小弟钦佩不已!”
  宋牧瞪一眼李旭,这小子明知道怎么回事,却还在谭澍面前这般做作,真是无语。
  谭澍却面带愧色道:“当不得老弟这般夸赞,我这次去并未见到那唐侯,只是见到了那唐侯麾下大将石达开,有辱使命啊!”
  宋牧挥手道:“文明,你还是将这次的经过跟李旭再说一遍,如今这朝中老夫能信任的人不多了,你们两人是老夫的左膀右臂,大家一起商量,说不定还能找出一条出路来。”
  谭澍闻言拱拱手,便将自己此行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到石达开竟然用自己当日在延安府的时候随口念出的教员的词来暗示谭澍,又把自己夸到了天上,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剽窃也就罢了,反正自己别说没人知道。
  可是剽窃的诗词被人大肆宣扬,还把自己夸的天上地下,古往今来绝无仅有,哪怕李旭脸皮再厚,也有些招架不住啊。
  好你个石达开,眉清目秀的还挺会弄花活的。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还看今朝!还看今朝!”
  宋牧口中不断重复这一句,表情复杂,半晌不语。
  “此人真是野心极大之辈啊,就算我大秦举国投降,恐怕也不能满足他的野心啊。其人志在天下,我大秦也不过是他的第一个目标罢了。”
  说罢沉吟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谭澍看着李旭的表情却是略带怒气,显然心中有不忿之意,故意问道:“李老弟,你怎么看?”
  李旭冷哼一声,不屑道:“怎么看?说大话谁不会说,我看此人就是一个极为狂妄自大之徒。刚刚侥幸赢了两场,就已经自大的将那些千古明君都不放在眼里了,竟然妄图一统天下,真是可笑之极!近百年来,多少雄主贤臣都没做到的事情他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竟然还想做到,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以后要是让我见到他,一定要让他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谭澍前面听得还心生惭愧,人家一个少年,比自己小那么多岁,不仅没有被敌人的强大吓倒,反而生出了熊熊斗志,难道是自己之前的怀疑都是错的?
  可是最后一句他却有点听不懂了,下意识的问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李旭被他问的也是一愣,我就是情绪到了顺口说的,我还真没想过为什么。
  就跟我跟你说我拿着西瓜刀从南天门一路砍到蓬莱西路,连续砍了三天三夜,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不惊叹于我的生猛彪悍,却问我眼睛干不干!
  这他么是眼睛干不干的事吗?
  李旭瞪着谭澍,谭澍瞪着李旭,两人面面相觑,一是无言。
  宋牧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挥手打断两人的对视,看向李旭道:“现在事实如此,从文明之言来看,那唐军应该过不了两日前锋就会来到长安城下,你是九门提督,你以为该如何应对?”
  李旭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敌人既然汹汹而来,又提出如此苛刻狠绝的条件,那也只能打了。若是能一战打出我大秦将士的气势尊严,就算最后输了,那唐侯必然也会元气大伤。
  到时候很多事情就可以商量了。一味的求和只能让人认为咱们大秦上下都是懦夫,就算我们真的要求和,那也必须以战促和,让那唐侯知道我秦国君臣也是有血勇之气的。日后就算被他们夺了社稷,肯定也不敢再对我军民百姓压榨过甚。”
  谭澍和宋牧对视一眼,都感觉胸中原本消沉的意气和斗志竟然恢复了不少,两人对着李旭竟然躬身一礼,宋牧道:“说的极好,以战促和,展现我大秦儿郎的无畏血勇。至于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一战,看来是真的避免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