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接到宋牧秘密传信的谭澍用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
  真没想到朝廷竟然会主动向一直宣称的“叛军”主动求和,虽然这次求和是秘密进行的,从一定程度上只是宋牧这个首辅的个人行动,不能完全代表朝廷。
  可是想想宋牧的身份,再想想他背后的宋太后,朝廷的态度也不重要了。
  有时候,朝廷的态度是许多人商议妥协后的结果,但有的时候,朝廷的态度就是那么一两个说话算数的人的态度。
  宋牧在信中虽然语焉不详,但是谭澍却能感觉到宋牧对于那位“唐侯”的忌惮和恐惧。
  对方的实力真的那么强吗?
  当然强了,否则的话也不会让林如海父子都落一个全军覆没兵败身亡的结果了。
  一想到这么强大的一股势力竟然就盘踞在距离自己数百里之外的延安府,从辖区的距离算起来,距离自己当县令的三水县也就不到百里距离。
  若是这股势力真的挥兵南下,那么三水县必然是首当其冲。
  这让谭澍不禁暗暗出了一身冷汗。
  想到这一点,他又想到了刘健担任三水县令的时候,为何那唐侯好像都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就是因为刘健手下有个李旭吗?
  想到李旭,谭澍又想到了接连跟李旭发生过冲突的林如海父子。
  李旭当时一个小小的县尉,竟然就敢如此强硬乃至丝毫不留情面的跟林氏父子对峙,甚至还一箭射掉了林如海的盔缨,最后逼迫的林如海这位大秦军中最有威望的宿将认怂,逼得林逸这位骄傲都快突破天际的“林氏麒麟子”都只能避其锋芒。
  他为什么敢这么做?
  他的底气到底来源于何处?
  谭澍绝对不相信仅仅只是因为李旭是依靠宋氏的赏识和出自年轻人的鲁莽冲动。
  他隐隐感觉到,李旭之所以敢这么做是真正的有恃无恐,表面上是丝毫不惧林如海父子,但是再进一步的想,他更是不在乎自己的前程,根本无所谓有可能来自朝廷的惩罚降罪或是宋氏的抛弃。
  他明明那么普通,为什么却如此自信呢?
  谭澍脑洞大开,再结合三水县的局势,忽然想到了一个惊人的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实。
  李旭的底气根本就来自那位“唐侯”。
  李旭姓李,而那位唐侯又自称是先唐皇室的后裔,自然也同样姓李。
  这两者之间要说没有关系,谭澍是不会相信的。
  难道李旭是那位唐侯的人,或者根本就是他的儿子?
  正因为如此,三水县才能一直保持平安,李旭才能有恃无恐的跟林如海父子放对。
  可是如果李旭是那位唐侯的人,他又入朝为官为将的目的又是什么?
  想到这些,谭澍悚然一惊,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瞬间湿透了。
  一想到那位眉眼俊秀,笑容洒脱的少年,竟然有可能是敌人混入朝廷的奸细,大夏天的,谭澍却感觉浑身冰凉。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旦滋生,便再也无法消除,一直在他心中萦绕,发酵,让他坐立不安,心绪不宁,一个人在书房之中枯坐了半个下午,苦苦思索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他第一反应是写信告诉首辅宋牧,但是旋即一想,难道宋牧不比自己聪明,他就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再次,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想,他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若是突然说出去,以李旭如今和宋牧的关系,宋牧不仅不会感谢他,甚至还会因此恶了他,觉得他从中挑拨。
  要是被李旭知道,以他的行事风格,自己恐怕会落一个不比林氏父子好到哪里去的结果。
  可是证据又从哪里来呢?
  谭澍想到了李家庄,既然李家庄是李旭的老家,那就从李家庄开始着手调查,说不定能寻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只要有了证据,那以宋相的精明,一定能够得出真相的,到时候自己也会因此为朝廷立下大功,前程上自然更是一片光明。
  可是当他刚下定决心准备派人去李家庄暗访的时候,目光却忽然落到了眼前宋牧的那封信上。
  “裂土封王,互不侵犯”。
  这八个字刹那间犹如一道粗大的九天雷霆一般劈开了谭澍心中的纠结迷茫欲望痛苦,让他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李旭若是真的出事,那么能够让朝廷开出“裂土封王”这样条件的唐侯会不会放过自己?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霎那,谭澍心中一下子清明了。
  李旭是不是卧底奸细,那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
  自己如今要做的就是按照宋相的吩咐去延安府,其他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想明白了这个关节,谭澍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忽然感觉到口干舌燥,于是唤人给自己上一杯降温解暑的清茶。
  只是上茶的长随有点奇怪,自家老爷坐在值房里怎么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嗓子也忽然变得嘶哑起来。
  ……
  三水县城北面的城门楼子里,刚刚巡视了一遍城防的三水县尉耿良坐下来歇脚,三两口啃完一牙西瓜,又抄起一块大口吸溜起来。
  三大块西瓜下肚,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舒服起来,丢掉西瓜皮,惬意的靠在椅背上捂着肚子轻声哼哼起来。
  想到一个月前,自己还只是一个乡下财主家的少爷,虽然从小习武,心中也有过建功立业的凌云之志,可是最终却都随着年岁渐长,岁月更迭,渐渐的消磨了去。
  被官府欺压,就连赖以栖身的庄园都被贼人所占,而且还差点全家死在贼兵手中。
  若非突然出现的李县尉,哦,现在应该是李将军了。
  若非李将军救命,自己一家老小此刻恐怕早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自己哪能如现在这般惬意的坐在这里啃着清凉甜美的西瓜?
  李将军不仅救了自己一家老小,更是给了自己和弟弟一个前程。
  这个县尉就是从李将军手中接过来的。
  如果想要靠他自己,这辈子能混上一个军侯恐怕都顶尖了。
  耿平不是个蠢人,知道李旭之所以这样,是想栽培自己。
  所以他心中念着这份恩,知道自己如今一切都是李旭给的,自然要为李旭做事。
  除了守住李旭辛苦营造出的三水县这份基业之外,暗中监视的一切异常也是他的任务。
  比如说新来的县令谭澍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