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件事你干的不错,回去之后继续盯着那些胡商以及跟他们接触的人。遇到你觉得可疑的情况就过来找本将军。好好表现,等这件事了了,你要是愿意,我许你一个好前程。”
  牛彦文虽然不知道李旭这句话有多珍贵,但是却也激动不已,咚咚咚给李旭磕头行礼后被士兵带了下去。
  临走前李旭又扔给了他一锭银子,作为他的活动经费,把个小捕头激动更加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
  京城居,大不易啊。
  之前跟踪胡商逛勾栏可是花的自己的银子,虽然安慰自己说是银子花的值当,可毕竟是辛苦赚来的银子,岂能不心疼。
  本来以为自己把这事报上去能得李旭两句夸奖就不错了,没想到这位提督大人这么敞亮,出手又大方,让小捕头更加确信自己遇到了贵人,自己要发达了的预感。
  牛彦文走了之后,李旭便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
  一个王雄,别说是小皇帝的准大舅子了,就算是真的国舅爷,也就那么回事。
  并不值得太过在意,回头交给李密让他去查查就行了。
  在衙门待了半天,也没啥事。
  最多是动动嘴皮子,签个字盖个章啥的,具体的事务都有下面的人去做。
  而且九门提督衙门本就没有多少大事,该交代的早都交代下去了。
  郭凌川干活很利索,条理清晰,经他手处理的文书都很清晰明了,一看就明白,没有那么多又臭又长的废话。
  只是郭凌川的样子看起来有点蔫蔫的,见到李旭的时候有点欲言又止。
  李旭知道他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上次自己跟他说的话让他这几天心里有点不平静。
  内心戏多了一些,人就感觉比较累了。
  不过李旭不准备开解他,郭凌川不是一个古板保守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因为自己一句话就从兵部过来跟自己了。
  如果他是一个坚定的保皇派,甚至有可能还会将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跑去告诉黑冰台。
  种子已经撒下,剩下发芽开花结果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只要外面气候合适,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郭凌川拿过来的一沓公文上签了名字,顺手往前一推。
  郭凌川收起来却没有急着走,看了一眼李旭,犹豫了一下道:“将军,那火器真的有那么犀利吗?”
  李旭站起身来打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道:“犀利?那是相当的犀利。以后打仗,刀枪剑戟这些东西基本上就排不上多大用场了。哦,当然,子弹打完了白刃战的时候还能用上,不过不一定有刺刀好使。火枪还好,虽然犀利,但是每次也只能杀一个人,但是火炮就不一样了,一炮下去,几十上百人可能就没了。”
  郭凌川听得一脸震惊,呆呆地道:“怎么听着跟天雷似的?这么厉害的话,那以后攻打城池的话有火炮就够了?”
  “对啊,火炮的威力会越来越大的,现在可能攻城还需要几十门火炮轰击好一阵子才能把城墙轰塌,但是以后可能只需要几炮甚至一炮就能炸塌城墙。”
  郭凌川听得一脸呆滞,感觉跟听神话故事似得。
  你说的那是火炮吗?确定不是神仙发怒?
  长安城头的那几尊大炮虽然又粗又长看着很是威风,但是威力也就那么回事。
  他要是知道智商这个词的话,他肯定会觉得李旭在侮辱他的智商。
  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武器?
  就算是雷神发怒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看着郭凌川明显一脸不信的表情,李旭心中呵呵。
  愚蠢的古代人啊!
  你要是知道还有那种一颗炮弹就能毁灭一座城池,死亡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上百人的的炸弹,你还要不要活了?
  估计整个人都直接坏掉了吧?
  不过李旭也不打算多说,毕竟对于自己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质疑是人的本能。
  毕竟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会觉得李旭在胡扯,而且还是那种比皇帝干活用的金锄头,顿顿吃白面馒头还要不靠谱的胡扯。
  郭凌川自然不是傻子,反而是一个认知体系比较完整的,智商还相当不低的人。
  否则也不会成为文武并举的猛人。
  往往越是这种人,就越不容易相信那些超出自己认知太多的事情。
  见识的局限是一个时代的问题,不是某一个个人的。
  再聪明,那也是一个没有见识的古代人。
  只是,在郭凌川的眼中,李旭这个原本看着还靠谱的新上司,此刻却变得有些不靠谱起来。
  到底是年轻啊,心性还是不够沉稳。
  罢了,且看看再说。
  无论如何,这位新上司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说话的内容虽然离谱了些,但是为人还是很大气很宽容的,比起以前那些动不动给自己穿小鞋的上官们要好太多了。
  哪有完美的地方啊。
  且干且珍惜吧。
  ……
  在衙门里吃过午餐,李旭问了问下午也没啥事,干脆就骑上马回了府。
  他又不是那种坐堂官,没有必要一整天都待在衙门。
  而且他这个一把手,迟到早退也没人敢说什么,就是一整天不去衙门也是正常的。
  还不如早点回府躺在花廊下跟几个穿着清凉的美少女抽兔子有意思。
  换了便服,出了衙门,溜溜达达的骑着马带着护卫向府里行去。
  之前郁瑜跟他提过,说是人家长安城里的贵人出席性都是坐马车,一来有私密性,二来冬暖夏凉。三来也显身份。
  但是李旭一想到没有减震的硬木车轮就觉得咯的慌,还不如骑着马舒服自在。
  至于私密性,长得帅还不让人看了?
  给长安城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发点福利也好嘛,反正又不会掉肉。
  至于安全问题,有系统小地图预警,恐怕刺客还没动手就先被干掉了。
  一路上虽然同样招来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觊觎,甚至怀里还落了好几个绣着并蒂荷花或者是交颈鸳鸯的荷包香囊,但是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回到府里之后,顺手将那几个香囊荷包赏给了碰见的几个小丫鬟,惹的丫鬟们一阵脸红心跳的。
  外管事李阳过来迎接,吩咐人将马牵到马厩,顺便给马刷洗一下毛。
  “少爷,长公主殿下又来了,在偏厅等您呢。”
  李旭低声禀告。
  李旭一愣,这小娘皮怎么又来了,上次被自己收拾了一顿后,以为有段日子会见不着了,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天又来了。
  她,想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