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暴怒之下的林如海嘶吼着让亲兵将唐军信使推出去斩首的时候,那信使却抛出一句话让林如海一下子偃旗息鼓了。
  信使道:”宁国公,你若是不想让你林家香火断绝的话,你最好冷静一下。”
  看着士兵从那信使身上搜出的半块玉珏,林如海一下子愣住了。
  因为那是他儿子林逸从小到大一直随身佩戴的半块玉珏。
  原本是一块完好无损的玉珏,是林如海和发妻成亲的时候他亲手送给发妻的。
  婚后两人感情甚笃,成亲第一年生下了长子林帆。
  成亲第三年生下了次子林逸。
  林帆性格温和忠厚,不为林如海所喜。
  反而是次子林逸,被林如海认为最像自己,所以最为宠爱。
  林如海的发妻在林逸两岁的时候因病去世,为了怀念亡妻,林如海将亡妻一直随身佩戴的那块玉珏分为两半,一半带在自己身上,另一半则挂在儿子林逸身上。
  父子里用这种方式来一起怀念逝去的妻子和母亲。
  母亲去世的时候林逸只有两岁,但是从小听父亲讲述母亲的各种事情,因此也很怀念母亲,这半块玉珏一直贴身佩戴,从不轻易示人。
  可现在这半块玉珏却出现在敌人派来的信使手中,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我儿子在你们手中?”
  林如海强忍着怒火,目光赤红,死死盯着信使一字一句道。
  信使面色自若,根本不为所动,傲然点头道:“不错,林逸上次兵败之后落入了我们君侯手中。我们君侯惜才,留他性命。林逸感激我家君侯之恩,在知道你带兵来犯之后主动找到我家君侯,献上这块玉珏。林逸见过我军神威,知道你此战必败不已,所以恩求君侯到时候能饶你一命,他愿意主动投效我家君侯麾下为将。”
  林如海知道儿子没死之后心中一松,但是旋即又是勃然大怒:“我林家世代忠良,誓死效忠大秦皇室,岂会说出这种贪生怕死之言?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明日一战本帅必以雷霆之势彻底击碎他的妄想。”
  也没有写回书,就直接将信使轰出了秦军大营。
  ……
  那块玉珏是林逸的不错,不过却是当初他被俘的时候从他身上收来的,一直没有还回去。
  这次下战书谭纶觉得正好可以用来保证信使的安全,所以就给带上了,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其中牵扯的故事谭纶当然不知,但是却也笃定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信物,林如海肯定认得。
  信使回来后,将下战书的经过一一叙说之后,石达开笑道:“林如海嘴上说着不信,心中却已经信了三分。”
  “有那玉珏为证,不由得他不信。只要他能信三分,心中就会多了一分杂念,明日之战时失败的时候就会更容易接受现实。他如果真的还想给他林氏留下一缕香火,到时候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石达开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林如海不同于林逸,他是秦国宿将,在秦国威望卓著,门人部下极多,是李旭将来掌控秦国的一个绊脚石,所以是必须死的。
  而林逸没有他老子那种资历,要想在新的政权中取得一席之地,就必须依靠李旭,否则就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
  这一次决战,石达开主战,谭纶则是算计人心。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两者同时进行,战必胜也。
  ……
  当天夜里,城外的秦军大营灯火通明。
  虽然双方约定明日决战,但是兵者诡道也,谁要是完全把敌人的话当真谁就是真的傻子。
  唐军说决战,也很有可能是为了麻痹己方好趁机偷袭。
  但是谭纶和石达开却一点都没有夜袭的打算,做好该做的准备后都早早的上床安睡,养精蓄锐了。
  不过虽然没有真的打算夜袭,但是搞搞气氛,给秦军制造一点紧张感还是可以有的。
  看着秦军大营灯火通明,唐军也干脆在城头敲了一晚上的战鼓,不时的还大呼小叫上一阵子。
  反正又不是真的要突袭,所以随便派上一小队人负责就行。
  明天出战的主力却该干嘛干嘛,一点都不受影响。
  反倒是秦军为了防备唐军夜袭,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搞得身心疲惫,一直等到天亮却才发现是一场虚惊。
  秦军将士心中使劲问候对面的唐军列祖列宗,但是却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埋锅造饭,等待决战的到来。
  等到秦军用完早饭,开始出营列阵。
  林如海将自己的三千南山营嫡系人马作为核心护在自己身边,两万御林军作为中军摆在了正面,三万府兵各派一万在左右两翼以及后方列阵,组成了一个简单却实用的进攻阵型。
  秦军五万大军在延安城下铺陈开来,旌旗招展,甲胄齐全,刀枪锐利,煞气盈天,散发着强烈的精锐气质。
  城头上的谭纶和石达开看着秦军阵势,也是颔首赞赏。
  在秦军列阵完毕之后,在呜呜的号角声之中,延安城大门洞开,身着黑色轻便军服的六千唐军火枪兵从城门内鱼贯而出,在距离秦军前阵两里之外开始列阵。
  火枪兵列阵很简单,只是在阵前组成了四个一千五百人的简单方阵。
  每个方阵三列,每列五百人。
  这是按照一个团的编制来列阵的。
  阵型极其简单,唐军的效率也是极高,片刻功夫后四个方阵已经列阵完毕。
  虽然是最简单的方阵,但是却横平竖直,整齐划一,让对面用千里镜一直观察的林如海也禁不住微微颔首。
  虽然心中对于唐军摆出的这种极其简单的方阵很是鄙视,但是对于唐军展现出来的极高的素质和效率也是心中暗暗叹服。
  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四个方阵的敌军步兵的主战武器都是火铳,但是却因此更加疑惑。
  难道敌军就想用这区区六千人的火铳兵来对付本帅的五万精锐大军?
  火铳他自然是见过的,而且这次出来还带着秦国仅有的一支神机营,三千人的火铳兵。
  虽然带着出征,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着把这三千火铳兵当成什么底牌。
  叛军的主帅竟然想用这区区六千火铳兵来抗衡自己的五万大军,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