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看着城头上的三面大旗,林如海沉吟良久,表情更加凝重。
  “谭”字大旗和“石”字大旗,显然是对方领兵将帅的认旗。
  可是那面更加华丽,更加宽大,上面绣着飞龙的“唐”字大旗显然就是对方的势力名号。
  在秦国这片土地上竖起一面以“唐”为号的大旗,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宣告了对方的野心。
  三秦大地上诞生的最伟大的三个王朝,秦汉唐。
  秦是华夏文明奠基的第一个大一统王朝,而汉王朝的文治武功则让“汉”字成为华夏子民的族名传承数千年。
  而盛唐则成为华夏文明的巅峰时代,成为华夏文明在世界历史上的典型代表。
  而敢用“唐”为号者,其野心之大可见一斑。
  这分明是要取秦国而代之,甚至还包含了一统天下,横扫六合八荒的野心。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胆生出这般狂妄之大的野心来!
  林如海在凝重之余,感觉此事实在过于荒唐可笑。
  这天下分裂将近百年,多少雄主英才都希望能够继承祖龙之志重新将四分五裂的天下归于一统,可是最终都是遗恨九泉。
  别说天下一统了,能够勉强维持一国国祚延续都能将无数明主英才的心血耗尽,更遑论说一统天下了。
  当年秦国能够以一隅之地,最终东出函谷,一统天下,也是从秦孝公开始至始皇帝,前后六代君主呕心沥血,苦心经营,最终才能完成前无古人的伟业。
  不说这其中的各种的艰难险阻,波折阻碍,就说一点:
  连续六代都是英明君主,没有一位是昏庸无能的。
  就算是始皇帝的父亲异人,在很多人眼中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这位秦庄襄王,虽然在位时间只有短短的三年,但是这三年时间也做了不少事情,为秦王嬴政顺利登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前后六代英主,这是上苍何等的眷恋才会有如此的大气运啊!
  所以从玄学的角度来说,秦国能最终成为一统天下的那个国家,跟上天的偏爱是脱不了关系的。
  林如海自己更是打了一辈子的仗,太知道战争是何等的消耗巨大了。
  兵源,钱粮,兵甲器械乃至军饷赏银还有用来奖酬军功的土地爵位以及各类物资,无一不需要钱和人。
  战争根本就是一架胃口惊人的吞金巨兽,没有雄厚的国力做基础,根本就养不起兵,打不起仗。
  秦国建国数十年,占据关中这种天府之地,还有“塞上江南”的河套以及鱼米之乡的汉中府,但是却也只能勉强维持国祚,根本无力东出。
  而眼前的敌人却只是占据了区区土地贫瘠,人口稀少的延安府,就敢以“唐”为号,真是足够狂妄足够无知。
  这显然是把取天下当成了儿戏一般,也或者是侥幸胜了自己儿子林逸一场就膨胀自大到了如此地步。
  既然这样,那就让老夫教教你什么叫做现实的残酷。
  也正好趁机为我儿报仇,让天下人看看我林如海是不是老而无用的廉颇!
  心绪浮沉之间,林如海心中的凝重少了许多,却多了几分对敌人的鄙夷。
  跳梁小丑,一战而亡而已。
  ……
  城楼上,谭纶和石达开都是一身戎装,并肩而立,观察城下的秦军阵势。
  片刻后,谭纶先开口道:“你以为如何?”
  “军容严整,虽然正在展开阵势,但是中军却岿然不动,显然是做好了防备我军突袭的准备。而且观其各部动静行之,虽然不能如我军一般整齐高效,但是却也算是进退有据,很有章法。”
  “从林如海多年的战绩来看,此人领兵虽然也多有奇招,但是却以堂堂正正之战居多。用兵老辣谨慎,又不失果断。”
  石达开一边观察,一边说着自己的看法。
  谭纶点头道:“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战场之上,奇兵诡计虽然能建奇功,但是毕竟不是常态。战斗的胜负最终还是要归功与敌我双方的实力,将领的指挥能力虽然也很重要,但是却并非决定因素。林如海指挥作战能够常胜,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喜欢集结优势兵力猛攻对方一点。不动如山,侵略如火,敌人若是不能扛过他这第一波最强的攻势,很快就会被趁机突破,从而造成全面崩溃。”
  “不错,此人的确喜欢一鼓作气,一旦开战就会用排山倒海之势冲击对方防线。在这种攻击之下,敌人势必会顾此失彼,心神慌乱,然后露出破绽,从而被他趁机抓住破绽,一举扩大战果,最后达成全面击溃的结果。”
  石达开也颔首说道。
  谭纶笑道:“林如海之前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如今兵临城下又看到我们的“唐”字大旗,肯定会心生鄙夷,从而生出轻视之心来。既然如此,我们就再让他对我们再看扁几分。”
  石达开一愣,看向谭纶:“谭大哥的意思是?”
  谭纶神秘一笑道:“林如海跟他那个儿子一样,骨子里是一个自视甚高之辈。他见我军竖起“唐”字大旗,必然心中认为我们狂妄自大。既然如此,我们就以唐侯的名义送一份战书给他,约他明日决战。”
  石达开明白过来,笑道:“战书上措辞激烈自大一些,林如海肯定会更受刺激,明日决战之时就会将精锐孤注一掷,企图一举攻破我军阵线,让我军如同他之前面对的那些敌人一样陷入全面崩溃。”
  “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正好遂了我们的意。如果林如海明日直接将那两万御林军摆在前阵,那我军就出动火枪师和炮团,用最猛烈的攻势来迅速击溃这两万御林军。”
  “只要这两万御林军一败,剩下三万府兵自然毫无战意。咱们布置在周围的三万大军就等着抓俘虏了。”
  “这些溃兵要尽量抓住,这些人都是很好的劳动力,正好可以安排在劳改农场。那边又新开垦了许多荒地,正好需要人手。如果让他们窜入山林荒野,不是落草为寇就是劫掠杀人,老百姓就要遭殃了。”
  听到谭纶的叮嘱,石达开笑道:“放心吧,东西南三个方向都安排好了,除了足够的人马之外,还设置了不少的陷阱。林如海的这五万大军从踏入延州地界的那一刻起,就别想着能够囫囵回去。”
  谭纶闻言也大笑起来。
  林如海不知道的是,之前唐军派出的那些斥候骑兵之所以故意跟秦军前哨斥候奋力厮杀,并不是为了掩饰延安城下的布置,而是为了将秦军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前方,从而忽略后路和其他方向,给唐军瓮中捉鳖赢取更多的时间。
  ……
  林如海虽然心中对于敌人生出了轻视鄙夷,但是在城下列阵的时候却一直保持着警惕,命令两万御林军组成的中军严阵以待,以防敌人趁着他们立足未稳出城突袭。
  不过一直等到五万大军列好阵势,扎下营盘,城中依然没有一兵一将出来,这让他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对城中的敌人更加轻视。
  半渡而击的道理三岁小孩都知道,敌人却按兵不动,白白错失这一良机。
  如此蠢材,竟然生出了泼天的胆子想要取秦而代之,真是可笑之极。
  列阵完毕之后,林如海下令召集众将来他的中军大帐议事。
  三通鼓声之后,中军大帐之中,诸将分列两侧,都看着帅案后面端坐的林如海。
  林如海须发皆白,相貌威严,颌下长须更添三分肃穆,目光扫视过诸将,沉声道:“尔等追随本帅来此平叛,明日就是我军跟叛军决战时刻。叛军虽然之前侥幸赢过几场,但是在本帅看来也不过是一群狂妄自大的无知贼子而已。明日一战,尔等约束各部,谨遵本帅号令,只要配合得当,依令遵行,必可一战平贼。”
  “末将谨遵大帅号令!”
  众将轰然应诺。
  忽然,帐外走入一将,却是林如海的嫡系南山营的统领林同。
  “禀大帅,城中贼军派来使者,说是来下战书。”
  林同被林如海威严的目光一瞪,心中一寒,急忙抱拳禀道。
  战术?
  林如海闻言冷笑一声,道:“带进来。”
  林同急忙答应一声,走出大帐,不多时带着两名士兵押着一名双手被绑在身后,身着黑衣黑甲的人进来。
  “乱臣贼子,草寇贼兵,何来脸面胆气向本帅下战书?来啊,推出去斩了!”
  林如海一见到来人,竟然问也不问,怒喝一声。
  帐中将领都是一惊,看向那人。
  只见那人脸上却丝毫没有惊慌惧怕之情,反而是嗤笑一声道:“我家君侯早就料到,林如海乃色厉内冉之徒,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大胆!”
  “狂妄!”
  “该死!”
  ……
  帐中诸将闻言纷纷出声喝骂,甚至还有那激动的甚至开始拔刀。
  林如海脸色一沉,叫道:“且慢。”
  士兵又重新将那人扯回帐中。
  林如海看着那人,道:“你激怒本帅,无非就是想要多活片刻。也罢,只要你好好回答本帅几个问题,本帅就不杀你。”
  那人道:“杀与不杀都在你,我只是奉我家将军之令过来与你下战书。你若是有胆子接下,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若你没有那个胆子,那就一切休提。”
  林如海闻言气急反笑:“本帅纵横沙场数十年,如你这般狂妄的鼠辈不知道杀过多少,还会怕你一封战书。拿来。”
  那人回头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林同,林同愣了一下手深入那人怀中,掏出一封信,上面写着“战书”两个大字。
  林同极其恭敬的双手奉上战书,林如海接过。
  打量了一下信封上的内容,前面写着“大秦宁国公林如海亲启”,落款则是“唐侯麾下延州总管府大都督石达开。”
  石达开?
  根本没有听过的无名之辈。
  还有什么延州总管府更是可笑!
  林如海一边嗤之以鼻,一边随手拆开战书,拿出其中薄薄的一页内容看去。
  快速浏览完毕,林如海果然脸色一黑,啪的一声将那封战书拍到了桌案上。
  “狂妄贼子,待本帅破城之日,尔等一个不留,格杀勿论!”
  那封战书被林如海盛怒之下掀起的风给带到了地上,正好飘到了亲卫统领林同的脚下。
  林同不敢去捡,但是匆匆一撇见还是将战书的内容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战书上的话很直白,简单来说就是:
  “林如海,我们唐侯是李唐嫡系后裔,不忍心看天下分崩离析,民不聊生,所以打算继承祖宗的志向,重振祖先当年的雄风,一统天下,结束黎民百姓的苦难,恢复当年的大唐盛世。”
  “你们秦国宗室窃据先秦国号,却偏居一隅,不知进取,外有魏人堵在家门口叫骂,内有高胡子这种贼匪作乱,你们朝廷上下却毫无作为,根本就是一群废物。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来占据三秦之地,还有什么脸面来继续用‘秦’这个国号?”
  “还有你,林如海,你这个糟老头子,倚老卖老,在朝中飞扬跋扈,结党营私,欺负小皇帝母子俩,真是臭不要脸。而且你打的那些仗,也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还有脸自称什么‘秦国军神’?我都为你感到羞耻。”
  “总而言之,我们君侯就是要取代你们这个‘伪秦’,在关中大地上重建大唐。你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自己绑了自己,下令手下投降,我们君侯会念在你识时务的份上饶你一命。若是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们君侯没有给你机会。到时候送你去见你那跟你一样不识时务的儿子林逸。”
  “你如果继续执迷不悟的话,那么明天就是你的忌日。也不知道你在长安城还有没有儿子,免得你到时候死了没有人给你烧纸。”
  林同看完之后,脸一下子都白了。
  这哪里是战书啊,这根本就是一封极其恶毒极尽污蔑之事的挑衅书。
  那个什么石达开是不是脑子被门给挤了,才会写出这种东西来?
  这种所谓的战书一下,明显会彻底的激怒林帅,到时候一旦破城,以林帅的脾气,城中的叛军肯定会无一幸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