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石达开听了谭纶这一番话,心中更加钦佩。
  石达开无可置疑的绝对是一个名将,而且还是那种非常有天赋的名将。
  但是他的缺点就是更专注于军事本事,而忽略了军事和政治之间的联系。
  这本身其实也算不上是一种缺点,作为一个单纯的将领来说反而是一个优点。
  但是如果要继续往上走的话,那么这个缺点就会变成他致命的一个漏洞。
  在原本的时空历史上,石达开就是因为在政治上的不成熟和幼稚,最终导致了他的悲剧。
  而谭纶明显站的高度更高一些,已经跳出了单纯的军事角度,放在了未来和天下整个大势的变化上去看待问题。
  “小弟受教了!”
  石达开由衷的说道。
  “谭大哥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一点。林如海不足惧,所以这一战要用最快的速度结束,然后快速挥军南下兵临长安城下,尽快将秦国掌握在主公手中。这样才能集中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巩固我们的基础,夯实我们的优势,确保我们对其他各国形成绝对的碾压之势。”
  石达开并不笨,相反很是聪慧,否则也不会无师自通的成为一代名将。
  他有时候只是没有去想有些问题,但是一旦被人点拨,就会很快的明白其中的关键所在。
  谭纶点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秦国的根基在于关中,关中的根基在于长安。我们只有迅速占领长安,控制关中,主公的很多设想才能变成现实。”
  谭纶的意思石达开很明白。
  延安府以及北面的榆林府还有紧挨着的陇东,大多数都是属于山区,土地稀少贫瘠,人口密度也远远比不上关中。
  虽然煤炭和石油资源非常的丰富,但是在进入工业时代之前,这些资源都很难有效的利用开发起来。
  所以这个时代,比拼国力,拼的还是人口和土地资源。
  这些才是一国实力的核心指标。
  关中自古被称为天府之地,地形平坦,土壤肥沃,北有渭水,南有秦岭,周围八水环绕,四周又有山川和雄关作为屏障,简直就是得天独厚的奠基之地。
  虽然在蒙元统治中国的那数十年间,关中大部分的耕地被强行征做牧场用来放牧,致使许多田地荒芜,地力下降,但是在秦国建立之后经过数十年的恢复发展,关中之富饶已经跟盛唐士气齐平甚至还略有反超。
  可以说,秦国如今的根基一半甚至超过一半都在关中。
  关中若失,秦国便不亡也亡了。
  关中若在,秦国便是再艰难也有恢复元气的希望。
  看石达开了然,谭纶欣慰的点点头道:“占领长安城,以雷霆手段拥护主公掌控秦国大权,然后就要挥师函谷关,趁着魏军撤退之前给他们狠狠一击,一来是确保两三年内魏国再无犯边的胆气和实力,二来也是杀鸡儆猴,让天下各国知道我们的实力,不敢轻易如同以前一样进犯。”
  石达开眼中露出振奋之色,摩拳擦掌颇有立刻就要大会天下各国的架势,看的谭纶抚须大笑。
  ……
  既然已经确定了敌人要跟自己正面决战,林如海在收复了延安府城面前的最后一座县城洛川县城后让大军整整休整了两日。
  这两日期间,林如海一方面派出斥候继续打探敌军情况,一面召集军中各级将领议事,布置战前安排。
  同时交代做好后续粮草供应,补充兵甲器械等物。
  甚至自己还亲自下到士兵的营帐之中鼓舞士气,发放军饷,封官许愿。
  在他的一系列操作之下,秦军士气高涨,无论是御林军还是地方府兵,都开始摩拳擦掌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决战。
  林如海虽然因为和李旭之前的冲突导致了“军神”权威有塌房的趋势,但是在即将到来的大决战面前这一点也被暂时的掩盖了。
  休整两日之后,林如海派出的斥候终于跟“唐军”斥候产生了接触。
  双方的斥候先是接触,然后发生了小规模的厮杀,虽然没有持续太久,但是却也各有伤亡。
  虽然伤亡并不算多,但是对方斥候表现出来的强悍坚韧给秦军斥候极为深刻的印象,也让林如海心中更加凝重了一些。
  随着大军不断的向前推进,双方斥候遭遇的频率越来越高,拼杀的烈度越来越强,双方参与的兵力也越来越多。
  在抵达延安城的前一天,甚至双方发生了一次参战兵力达到上千骑兵的骑战。
  这次的骑战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双方伤亡的人数都超过了两百人,打的是相当惨烈。
  秦军这边其实兵力占优,前锋营派出了六百骑兵,而对方只有四百骑兵。
  但是秦军骑兵虽然奋力拼杀冲击,可是虽然有着兵力优势,但是却根本冲不破对方的阵线。
  最后还是对方主动鸣金收兵,秦军才脱离战场。
  这一场惨烈无比的骑战让林如海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决战忽然多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自然明白,对方斥候骑兵这么拼命的厮杀肯定是为了遮蔽战场,掩护其主力布阵。
  对方到底在掩盖些什么?
  决战将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展开呢?
  林如海充满疑惑,但是却只能保持着表面的镇定和平静。
  兵为将之胆,将为兵之魂。
  如今正是士气如虹的时候,他这个主将若是露出一丝忐忑不安来,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士气恐怕就会很快的流失。
  大军继续前进,但是在经过之前那次惨烈的骑战之后,敌军再也没有派出一名骑兵来阻截道路。
  五万大军顺利无碍的开到了延安府城之下,在南门外那片广阔的空地上列阵扎营。
  此时已近黄昏,延安城大门紧闭,城头上也一片平静,丝毫没有因为城下浩荡无边的五万大军的到来而产生波澜。
  任凭他们按部就班的扎营列阵,好像浑不在意似的。
  林如海心中疑惑,眉头紧蹙,高踞马上,用一支从胡商手里购买的单筒千里镜向着城头眺望。
  城头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全都是黑盔黑甲挺直如松的兵将,但是却无一丝骚乱的迹象。
  城头右边是一面“石”字大旗。
  左边是一面“谭”字大旗。
  而在最高处的城楼顶上则插有一面更大的旗帜迎风招展。
  上书一个大大的“唐”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