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新的军制框架搭起来后,李旭又根据自己前世掌握的知识,结合现在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增减修改,一直忙活到大半夜才基本搞定。
  等他忙完要睡觉的时候,门口的护卫才禀告说是郁瑜和李琴都来找过他,一个给他过来送可以驱蚊的艾草制成的线香,一个给他送来宵夜。
  两人知道李旭在忙,也没有打扰,放下东西在门外等了一会又悄悄离开了。
  李旭心中温馨,让人将郁瑜送来的艾草香点上,又把李琴送来的宵夜吃的一干二净,这才在小艾琳的服侍下洗了脚上床睡觉。
  第二天跟三女一起用过早饭之后,李旭来到县衙,还没进入自己的县尉小院,就被刘全给请了过去。
  李旭一看到刘健的表情,就笑着问道:“刘叔,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昨天跟那林氏麒麟子不欢而散,对吧?”
  刘健摇头道:“林逸那种人不到山穷水尽之时是不可能低头的。我听说他今天已经派人去召集关中北道其余十二县的县令和县尉了,显然是想让这些县给他凑出一笔钱粮和人马来使用。”
  李旭惊讶道:“这小子是不拿刘叔你这个巡抚当回事啊,直接越过你这个巡抚大人,他这是要干啥?真是够狂妄的,要不是小侄这就点齐人马去火并了这厮?”
  刘健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怎么总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啊?林逸昨日在我这里受挫,在没有走投无路之前是不可能再来找你我二人的,只有想办法从其他县入手了。我叫你来是给提个醒,到时候林逸如果要调动其他县的乡勇,你到时候别跟他顶牛,随他去就好。”
  李旭呵呵一笑道:“刘叔,其他十二县的乡勇营要是能用,赵彪那群贼军能够在关中北道这么嚣张?林逸想用这些人给他当炮灰,到时候我看先坑的是他自己。他要是想用就用好了,我无所谓的。我这个讨贼大使本来就是个没啥含金量的临时差遣,我自己都没当真的。”
  看李旭这般说,刘健点点头,又有些愧疚道:“按说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只给一个讨贼大使的临时差遣和六品忠显校尉的散阶实在是亏待了你。不过朝廷的事情很复杂,也不是宋相一个人说了就算的。只是你放心,以后我会尽量为你多争取一些好处的,总不能让功臣寒心的。”
  看刘健说的真挚,李旭也有点感动,笑道:“刘叔,你这份心意我领了。不过对我来说,当不当官,当多大的官其实都不重要。不过刘叔对我的好,我都记住了。以后我发达了那一天,必然不会忘记刘叔对我的好。”
  刘健只当是他的客气话,笑了笑也没说啥,又叮嘱了几句便让李旭离开了。
  李旭回到自己的县尉小院,坐在桌案后面忽然有点无所事事的感觉,不知道该干些啥。
  县衙的一些琐碎事务都有下面的各方司吏管着,这些人都知道李旭的脾气,也不敢随便糊弄他。
  李旭也不在乎这些,反正他也不是真是要实心来当这个县尉的,遇到事情都是点点头差不多就过去了。
  乡勇营那边由张龙和赵虎生他们一群人管着,还有耿良耿平兄弟们帮忙,下面的士兵骨干都是自己的嫡系人马,可以说是整个乡勇营都是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
  所以现在除了对林逸的人马要加以防备之外,好像也没啥事情了。
  坐在桌子后面,李旭手指在桌面上扣扣几下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陈氏母子还被自己下令关着,也不知道怎样了。
  他们罪不至死,但是也不好一直关下去。
  想了想,派人叫来自己派入县兵营里面的那个军侯。
  那军侯见过礼之后,李旭问起了陈氏母子的情况。
  军侯回禀说是关在城门附近的一处无人小院内,虽然禁止出入,但是也没有虐待,每天都有人送饭菜收马桶。
  李旭点点头又问起陈氏母子的反应,说是前几日还在里面叫唤,后面就安静下来了。
  了解了情况之后,李旭也有点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这娘俩。
  让这母子俩在县城待着,若是见到李琴,又恐怕会生出是非来。
  可是若再送他们去耀州城,那到时候再跑回来就麻烦了。
  想了想去,李旭还是觉得暂时不让这娘俩见到李琴比较好,还是得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把这娘俩给送到耀州城去,并且要让他们不能再回来。
  陈氏母子回县城的原因是他家县城有铺子,既然这样,那就把他家的铺子变成别人的,让他们没有了这个念想,那就没有了回来的理由了。
  想到这里,李旭让人去把耿良找来。
  耿良做事周密细致,口风又严,李旭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耿良拍着胸脯保证办得妥妥的。
  到天快黑的时候耿良回到县衙,跟李旭说事情办妥了。
  陈氏母子心甘情愿的离开县城去耀州城,并且再三保证以后不再回来。
  李旭好奇问他是怎么做的,耿良笑着说就是简单吓唬了一下而已。
  原来那军侯得到李旭的命令,解除了对陈氏母子的看管之后,陈氏母子却依然被不敢踏出院门。
  这时候耿良突然带着几个官差打扮的人闯进去问他们是不是李富贵的家人。
  李富贵就是李旭那富贵老爹。
  陈氏母子吓坏了,不知道又招来了什么祸事,李慕结结巴巴的不敢承认,只是拿眼睛看着他娘。
  陈氏虽然泼辣刻薄,但是却还没到不敢承认自己死鬼老公的份上,瞪了儿子一眼,承认了李富贵是她的亡夫。
  耿良说那好,你家的铺子有个伙计私通贼军被县衙抓获,说是受主家指使的。
  几家铺子的伙计和掌柜的现在都被抓入了县衙大牢,既然你们是主家,那就也去大牢走一趟。
  陈氏一听吓坏了,急忙解释说自己根本不认识什么贼军,那伙计肯定是胡乱攀诬云云。
  说着说着眼泪鼻涕都下来了,看到耿良面皮抽抽。
  李慕听这话吓得腿肚子都开始抽筋了,小脸煞白。
  耿良看这娘俩这样,心中鄙夷又好笑,板着脸说现在这几家铺子都被官府查封了,你们若是不想坐牢,就签署协议,自愿放弃这几家铺子,证明你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若是不愿意,那就县衙大牢走一趟。
  陈氏虽然心疼那几间铺子,但是上次在耀州城被收拾了一次之后对于官法如炉已经有了深刻体验,所以最终还是咬着牙签了名字。
  李慕也赶紧签了名,签完之后一脸的轻松。
  检查了签名没问题,耿良又说你们以后未经官府允许不能随意回三水县,否则一旦被官府发现,那就立刻下了大牢,当做贼军奸细处理。
  陈氏母子连连保证一定不敢回来。
  耿良又拿出五十两银子说是这是官府的补偿,就当收购了你家铺子。
  陈氏母子又惊又喜,接过银子千恩万谢的。
  耿良又派人驾着车将这娘俩还有丫鬟婆子四人全部送往了耀州城。
  李旭听完,感慨耿良的确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