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牛老三刚刚打起响起鼾声的时候,天上原本遮住月亮的乌云缓缓飘走,露出了半满的月亮。
  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原本深沉幽暗的大地上一下子亮堂了许多。
  小山丘后面,耿良猫着身子盯着不远处山坳里的鼾声阵阵的一群贼人,面容冷静,双眼却闪烁这兴奋的光芒。
  以前当地主家的大少爷虽然惬意,但是却太过无聊,哪有现在这种刀头舔血的感觉刺激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手里拖着大刀的弟弟耿平,低声道:“咋样?”
  “哥,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耿平瓮声瓮气地回答,一双眸子在月光下亮晃晃的犹如潜伏到猎物身边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的狮虎猛兽。
  “果然还是这种生活适合你。听我说,我已经基本锁定了这伙贼人的头子,他们有可能黎明的时候发动袭击,咱们就在那之前动手。”
  “哥,你咋知道他们会在黎明动手?难道是你听见了?”
  “老二,你以后想当将军可不能光靠大大杀杀,还得学会动脑子。黎明的时候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这些贼子要搞突然袭击肯定会选择那个时候动手。我估计这边一动手,城外的贼军主力也会跟着动手来掩护这边的动静。”
  “那要不要给县尉大人提醒一下啊。”
  “那倒不用,那位校尉老爷虽然年轻,但是却是个十分精明的,他肯定早都想到了。咱们把眼前的差事办好就行。”
  “我听大哥的。”
  “行,你和弟兄们先睡一会,我来守前半夜,到时候叫你起来换岗。”
  耿平答应了一声,猫着腰过去给手下的汉子们交代了一边,也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抱着大刀睡着了。
  ……
  黎明时分前的某一刻,三水县西城外忽然喊杀声四起,却是闹腾了一夜的贼军忽然向着城头发起了攻击。
  贼军这次倒是没有驱赶百姓,而是抬着打造好的简易云梯以及推着各色小车,抱着装满泥土的沙袋石头,前面举着盾牌活该门板等各色物品全线向着城头冲击而去。
  没有什么主攻,反正就是一窝蜂的涌了上去。
  几乎与此同时,东门外的三千贼军也同时高呼着对东门发动了攻击。
  城头上高举的数百支火把的照耀下,城下的贼军的面孔在火光中犹如一个个狰狞的野兽,让城头上几乎一夜没睡的守军百姓心惊胆战,在同样一夜未眠的刘健指挥下对着城下的贼军发起了反击。
  守卫城东的守军也开始了奋起反击。
  东西两座城墙上下同时爆发了激烈的攻防战。
  山下忽然爆发的战斗惊醒了凤凰山的贼军伏兵,牛老三用刀鞘拍着那些还迷迷糊糊的手下的脸,用脚踹着,催促他们赶紧清醒过来。
  待所有的人都清醒过来之后,牛老三便带着他们往山下的方向悄悄潜去。
  他们埋伏隐藏的地方距离三水县城北城墙大约有两里多远,太近了容易被城头的守军发现,太远了不利于突袭。
  要从埋伏的地方走到城墙根下,必须先翻过前面那座小山丘,然后就是一段缓坡。
  直接从缓坡上冲下去就到了城墙脚下。
  只要到了城墙脚下,利用飞抓这些小工具,很快就能攀上城头,然后杀向城门,里应外合,这城就破了。
  一夜无事,这让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牛老三也放心了不少,认为自己可能是有点过于紧张了。
  毕竟这次是偷城,而不是跟以往一样打家劫舍,紧张一点也是正常的。
  他拎着腰刀,悄无声息的冲上了那座小山丘。
  只是他刚冲上去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黑暗中对着自己发笑,露出一口白牙。
  牛老三心中一惊便知大事不好,只是还没等反应过来,一抹刀光就在黑暗中忽然绽放出来。
  牛老三的脑袋飞上了半空,这才看见自己旁边还有一个同样一口白牙的汉子挥着一把长柄大刀正斩向自己身后的一个兄弟。
  他终于明白自己心中的不安来自哪里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耿平一刀斩杀了牛老三,信心大涨,挥舞着一把大刀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杀入了贼人之中,大刀之下,几乎无一合之敌。
  耿良则在后面带着一群庄客护院对着贼人不断地射箭。
  其余用短刀圆盾的汉子则是护在耿平周围杀散那些杀向他的贼人。
  本来突袭别人的人却被别人来了一个反突袭,这对于这些只擅长打顺风仗的贼兵来说根本就是一个猝不及防的灾难。
  除了各自拼命,就只剩下逃命了。
  结局已经注定。
  ……
  山下的贼军们不顾一切地攻城,城头守军不顾一切的反击,双方的战斗短时间内就进入了白热化,变得惨烈血腥,城下尸体堆积的速度触目惊心。
  守军借着城池坚固之利,箭矢金汁石头檑木等守城利器不计代价地往贼军头上倾泻而下,让贼军伤亡惨重。
  贼军却胜在人多又被赵彪派人在后逼迫驱赶,又用破城后抢掠三日来刺激诱惑,因此也一个个凶恶地拼命进攻,不顾头上落下的各色杀器。
  甚至有些悍勇的贼兵竟然趴在云梯上渡过了护城河,又顺势爬上了城头。
  刘健带着身后几名明显身手很强的护卫在城头来回奔走支援,看到那里有贼兵冲上城墙就上前帮忙。
  虽然城头守军的弓箭手几乎是不停歇地向着下面射箭,但是这黎明前的黑暗还是给了贼军很大程度的掩护,让弓箭的杀伤效果比起白天来差了许多。
  刘健虽然猜到贼军可能会半夜攻击,但是赵彪孤注一掷式的全线乱攻还是让他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城头上翻上来的贼兵越来越多,双方在城头上开始短兵相接,厮杀惨叫声此起彼伏。
  只不过三水县城毕竟只是个县城,城头面积狭窄,虽然贼军翻上了不少,但是面对城头上的守军总体还是出于人数的劣势,很快就陷入了包围之中。
  赵彪看到手下攻上城头,一张狰狞的丑脸大笑不止,下令继续攻城不要停歇。
  只是他看向凤凰山的方向,却有些疑惑牛老三他们为啥还没动静。
  算了,不管了,反正这边也攻上去了,只要再加把劲,这县城就很快拿下了。
  到时候自己要让那个打了自己脸的县令和县尉跪在自己面前像狗一样惨叫求饶,然后再用自己杀猪宰羊的手段好好炮制他们一番,最后再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当酒器。
  据说古代那些猛将就是这么对付那些仇人的,自己也可以效仿一下古人嘛。
  刘健满身是血,挥剑砍翻眼前的一个贼兵,眉头皱着看向了黑暗的远方。
  李旭再不出现,这城真的就要失守了。
  伴随着城头的厮杀,黎明慢慢到来,天色从昏暗深沉开始变得明亮,整个世界也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一阵急骤的马蹄声踏着阳光奔向了城上城下的一片混乱,当先一名身穿山文甲,背后血红色披风在晨风中向后飘荡飞舞的年轻将军手持一根丈八双刃马槊迎着东方的晨曦疾驰而去。
  在他身后是数千名激昂怒吼的战士紧紧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