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看王主簿向自己扑过来,李旭早防着他,起身往旁边一跳,手里拿着宋昱给自己签发的县尉告身晃道:“老头,你看清楚了,这是本县尉的告身,你若敢碰我一下,我就当你真的勾结贼军意图刺杀本县尉,到时候抄你家就真的名正言顺了。”
  虽然知道李旭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是王主簿还是生生止住了脚步,望着李旭脸色涨红,双眼喷火怒声道:“老夫羞与你这样狂妄无耻的竖子同衙为官,县尊,下官身体不适,先告退了。”
  说完不等刘健同意,就气冲冲地走了。
  待王主簿的身影完全看不见,刘健这才瞪着李旭道:“给我解释解释你为何要激怒他?”
  李旭重新落座,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嘻嘻地道:“刘叔,难道咱俩想的不一样吗?贼军进犯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了许多,若是没有大量的钱粮,根本难以快速组建起乡勇营?别说那些山贼乱匪,就是这些乡绅,要说他们没有首鼠两端的打算,我是一万个不信的。还是我刚才的话,与其便宜贼军,不如咱们先下手。”
  刘健叹口气道:“没有切实的证据随便抄没乡绅家财,事情闹大了很难收场的。”
  李旭懂了,问道:“那意思就是若有证据的话,您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刘健不答,反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
  李旭胸有成竹地道:“刘叔,派人盯着王老头,我估计不错的话,王老头这两日就会派人去联络贼军。到时候只要咱们来个守株待兔,王家的生死就操纵在咱们手里了。”
  勾结贼军,那可是谋反大罪,有这个天大的把柄在手上,不怕王主簿不老实。
  刘健反问道:“那若是他没有派人去联络贼军呢?”
  李旭笑道:“这也简单,山不过来咱们就过去,他们若是不主动,说不定贼军也会主动联络他们啊。”
  刘健一愣,但是很快明白过来,指着李旭道:“也只有你想得出来这种阴损的法子,不过大局面前也顾不了许多了。这事情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负责到底。不过我可得提醒你,此事过后,你的名声可就在三水县臭不可闻了。”
  李旭嘿嘿一笑,一副大义凛然模样道:“为了全县百姓的安危,为了县尊大人,我个人的名誉受到小人的一些诋毁又算得了什么。虽千万人,吾往矣正是我辈中人一生追求的境界。”
  嘴上说着,心中却暗道到时候这些人能不能活着都不一定。
  谁又会去在意一群死人的评价呢?
  对他的话,刘健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的,话题一转,问起了他去耀州的经过。
  李旭简单说了一下,听到都尉李峙锦送他一匹黄骠马,刘健颇有些惊讶道:“那匹黄骠马是不是名叫追风,我听说那可是李峙锦的宝贝疙瘩,竟然舍得送给仅有一面之缘的你,看来你小子真是入了他的眼了。”
  李旭嘿嘿笑道:“没办法,魅力太大,人缘太好,想推辞不受都不行啊。”
  刘健不理他的自吹自擂,却问起了宋昱答应的那一批军械装备啥时候送到,李旭道:“宋三叔说是这两日就会派人送过来,我估计这八百里加急军情一到,送来的时间会更早一些。”
  刘健微微松了一口气道:“有了这批军械,咱们就能武装起第一批乡勇,到时候就算贼军来了也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了。”
  李旭问道:“刘叔,那县兵真的不堪一用吗?”
  刘健叹口气道:“县兵说是五百兵额,可是实际上只有一百多人,且装备陈旧,兵员还多是老弱,平时只能在城门口当个门神,根本不济事的。”
  李旭好奇道:“这吃空饷这么严重吗?难道朝廷不管吗?”
  刘健道:“原因很复杂。这些年朝廷一直跟魏国屡屡争战,银子大都投入边军那边去了,这些县兵的军饷经常拖欠,再加上其他原因,久而久之就成了这样了。总之,县兵你就不要指望了,还是把心思全部用在乡勇营上。”
  李旭点点头,接过来道:“乡勇营虽然定了三千兵额,但是却也不能一下子就把三千人全部招满,不过只要能给我五六百人马,我有信心在贼军来时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到时候军威大振,报名应募的人就会更多,三千人也会很快招满的。”
  刘健道:“你有这个信心就好,只要你能挡住贼军,不让他们快速攻下县城,州军那边应该也会很快派来援军的。到时候就筹集钱粮就容易多了。”
  至于如何筹集,两人都没有明说,但是都心照不宣。
  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如果乡勇营一战成名,证明了自己有能力保护乡梓,那么刘健这个县令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向那些乡绅地主摊派钱粮。
  若是他们乖乖听话那就一切好说,如果不听话的话那乡勇营手中的刀对准的可不光是贼军了。
  两人接下来又商量了一下征发百姓加固城防,以及城外百姓迁入城中避难等事,这些事情刘健基本上都有成法,说是商量其实也只不过是说出来给李旭听而已。
  李旭自然不会去揽这些活,他的重心还是放在组建乡勇营的事情上。
  只要他新招募的那些兵力抵达,他有信心给敢来犯的高胡子贼军一个深刻的教训。
  况且他这只是明处的人马,可别忘了背后还有谭纶带领的那一部分真正战力强横的火器军队呢。
  三水县只是一个小县城,高胡子不可能派太多的兵力来攻打的,能有个两三千就差不多了。
  而这些贼军里面真正的精锐估计也就两三百,不会超过五百人。
  毕竟高胡子起事也没多久,手下的兵丁成分不是山贼土匪就是被裹挟的百姓,也估计有一小部分延安府各县的溃兵。
  这样一群乌合之众组成的军队能有多少战斗力可想而知了。
  李旭到时候名义上率领的是一支老百姓刚刚组建的乡勇营,但是谁能想到这些老百姓却都是真正的不畏生死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的绝对精兵。
  所以,李旭并不太担心能不能赢的问题,他想的是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能够得到多少好处,这个才是真正的重点。
  事情谈的差不多了,李旭告辞离开。
  刘健告诉他明日一早在县衙当众宣布他上任的消息,让他正式亮相。
  李旭点点头,大步流星地离开县衙,向着客栈返回。
  只是他身后原本跟着的两名护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