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听了儿子的回话,陈氏又惊又怒。
  虽然这个女儿从小就跟她闹别扭,不亲近她,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大白菜,还指望以后跟自己的侄子成亲,让李家和陈家亲上加亲,好让她这个家母更有底气一些。
  可是没想到白菜还没等她来拔,就被一头来历不明的大野猪要给拱走了,她岂能不愤怒?
  不过再愤怒也是无能狂怒而已,让她去找那个大野猪要说法,她是没那个胆子的。
  虽然平日里大呼小叫作威作福的,一旦遇到了真正的狠角色她比谁都怂的快。
  最后干脆说退一步,自己的女儿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好歹也是个小家碧玉,黄花大闺女的,不能说拱走就拱走了,好歹多少给给点彩礼啥的,总不能说白养了这些年啊。
  可是她去找女儿说这事的时候,女儿的话却差点没把她气的再次晕过去。
  女儿说人家小将军说了,本来这次救了你们李家庄,最少也得拿出来一千石的粮食出来犒军的。
  只是看在你家闺女的面子上,这才减了半,只要了五百石。
  那五百石就算是给你家闺女的聘礼了。
  李琴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听得陈氏却是眼前阵阵发黑,瞧着女儿得意的样子,她哪里还不知道这个死丫头的胳膊肘早就拐到外面去了。
  有心撕烂她的嘴,却忌惮身后两个虎视眈眈的彪悍士兵,气的浑身哆嗦了半天,最后干嚎着离开了,边走边骂自己是造了孽,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
  骂完李琴又开始骂死去的丈夫,最后又骂起了李旭,甚至连李旭死了多年的亲娘都给拉出来鞭尸。
  李旭虽然对自己那个娘没多少记忆,但是好歹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份,自然不能让陈氏这般乱骂一起,让人提着陈氏,左右开弓,正正反反抽了十几二十巴掌,打的陈氏披头散发,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牙齿也掉了两颗,嘴里流血,呜呜啦啦再也骂不了人才停手。
  陈氏被直接打懵了,又气又怕,眼珠子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经过这一通教训,直到李旭离开的时候,陈氏再没露过面,也没传出什么聒噪的声音来。
  李慕也被李旭这一手给吓住了,每天走路都贴着墙根走。
  李琴虽然不忍心,但是却也知道她娘是咎由自取,所以也没找李旭说什么。
  这事也就个小事,李旭很快就放到一边去了。
  他跟谭纶商定的结果是,他带着人走一趟野猪林,灭了李宏基之后还打算去三水县城看看情况,就之前两人商定的一些事情打探一下消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谭纶则带人押着李家庄弄来的粮食会马栏山庄子去坐镇。
  这两日李旭又让人把二十名掷弹兵也调了过来。虽然目前没有火炮,但是这些掷弹兵用来对付只有一些简易山寨的山贼据点却是很实用的。
  之前只有十名掷弹兵,李旭觉得不够用,这两天又增加了十人,一共二十人,足够打一场小型的攻坚战了。
  安排好了之后,谭纶带着二十名火枪兵护送着从庄子里调过来的五十名农民将粮食先行一步送回去了。
  李旭则带着剩下的一百三十名火枪兵和二十五名轻骑兵,以及李琴还有上次剩下的没有杀过人的九名俘虏往野猪林的方向出发。
  临走的时候,一身男装打扮的李琴只背了一个小包袱,对着陈氏紧闭的房门磕了三个头,对着抹着眼泪来送行的刘婶说了几句话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李旭给她准备的一辆马车。
  李旭远远看着,倒是对这个妹子的坚毅心性更有一番认识了。
  因为李旭要先去剿匪,所以派了两名骑兵先护送李琴去三水县,等他收拾完了李宏基自会去三水县城去她汇合。
  李琴也没说什么,点点头便答应了。
  出了庄子没有多久,两支人马就分开了。
  三水县城的方向在李家庄西南方向,而野猪林则是在西北方向。
  李旭让一百三十名火枪兵在后缓行,留了几名俘虏带路,又留下两名骑兵作为联络传令兵,自己带着剩下的骑兵和俘虏前头先行,一来是作为前哨侦查,遇事的话能够及时预警。
  二来也是打算先去看看野猪林周围的地形,才好因地制宜实施制定的剿匪计划。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不说李旭带着人策马缓行,就说野猪林李宏基这几日却是着实不好过。
  刘宗敏和麾下两百余号兄弟的覆灭,让他这几日很是有些惊惶。
  他这些年虽然跟官军交手不下十几次,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不仅没有被官军剿灭,反而日渐壮大,让官军徒呼奈何。
  但是李宏基心中清楚,这其中的原因并不都是因为自己有多厉害,实力有多强大,一来是因为野猪林的地形特殊,处于三县交界处,各县县兵往往都有些出工不出力,对他往往都是想着驱赶为主,只要不在自己辖区生事,他们也不会赶尽杀绝。
  二来这些县兵的战斗力太差,装备差,训练水平低,平日里维持一下治安,征税时节去吓唬吓唬普通百姓还是可以,但是用来剿匪实在有点力不从心。
  再加上他行事谨慎,这才能这么多年来活的好好的。
  但是那个神秘的,竟然持有火铳的小将以及他彪悍凶狠的战力让李宏基却心中变得很不踏实起来。
  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给他的感觉却很特殊,而且很危险。
  火铳和御林军这两个词这几天在他心里来回翻滚,就是捋不出一个头绪来。
  他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御林军就会出现在那李家庄附近,而且还偏偏就跟自己的人干上了?
  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这么多年的谨慎告诉他此事背后很不简单,所以他心中那所谓的为兄弟报仇的念头没生出多久就被他自己给吞了。
  而且还下令寨子里所有人没有他的命令不得出寨门一步。
  寨子里面也紧急布置着各种防御措施,生怕官军突然打了过来。
  可是左等右等没有见官军的影,寨子里的兄弟们却已经是一堆牢骚了。
  他们是山贼,山贼就是靠劫掠为生。现在每天躲在寨子里,不能出去打劫,那几百号人每天的消耗是一个大问题。
  别的不说,粮食和酒这些东西都是山寨的刚需。
  再不出去开工,就要饿死人了。
  李宏基本想再等几天看看,可是管粮食的小头目告诉他粮食最多只能撑一两天了。
  这个季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冬粮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夏粮却还没有熟。
  山寨里本来存量就不多,刘宗敏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些,这几天又没有劫掠,因此一下子就捉襟见肘了。
  李宏基没有办法,只好召集大小头目议事。
  议了半天,也没个什么结果。打劫这种事,要么劫过往的行人商队,要么去打劫那些乡下的大户。
  一个能劫钱,一个能劫粮。
  有人说要商队行人,有人说还不如去附近找个庄子打破了,直接抢粮食回来更省事。
  打破庄子这种事,李宏基不是没想过,但是却一直没有干过。
  他一直认为打破一个大庄子跟劫掠行人的性质是不一样的,打破一个庄子果然收获会比较大,但是风险却更高。
  一来很多庄子都有庄客,盖有高墙,要强攻的话很容易出现损伤。
  二来打破庄子的影响力太大,官府会更加重视,对山寨来说更会招来官军的围剿。
  但是现在打劫行人商队的活也不好干了,因为他们盘踞此处多年,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有一支强人劫掠,所以很多人宁愿绕路也要避开这里。
  尽管李宏基一直打劫的时候叮嘱手下喽啰们要尽量不伤人命,尽量的给人家留点盘缠,但是这些人本来就是强盗山贼,杀红眼了血上头啥都忘了,该杀的不该杀的全都是一刀砍了。
  所以搞得他们现在打劫的生意也不好做了。
  众人又商议了半天,准备明日下山去打劫野猪林后边的一个庄子。
  那个庄子叫做耿家堡子,虽然远一点,但是却是个大庄子,据说钱粮颇多,要是干一把的话收货应该不小。
  ……
  李旭带着人往野猪林而来,路上基本没怎么遇到人,就算有人远远看见他们这一行,早都吓得避开了。
  走到一处岔路口的时候,李旭停下马,问一个骑在旁边的骑兵身后的俘虏道:“哪条道能够绕到野猪林的后山方向?”
  从俘虏的口中,他知道李宏基每次遇到官军围剿就会从后山逃跑。
  所以他这次的作战计划很简单,就是让一百火枪兵及二十名掷弹兵从前面佯攻野猪林山寨,李宏基闻讯后肯定会从后山撤退,自己则带着骑兵和剩下的火枪兵在后山的出口堵截。
  当然,如果李宏基准备硬气一把的话,那么前面的佯攻就会变成实攻,有掷弹兵在,破个小小山寨不在话下。
  然后接下来的剧情还是李宏基带着残余喽啰从后山逃跑,最后还是被自己带着人给堵住了。
  战法是死的,人是活的。
  实力强大,再加上一点小小的战术,结果基本已经注定了。
  那个俘虏闻言,认真辨认了片刻后指着最中间一条路道:“将军,就是这条。这条道可以直接通往耿家堡子,晚上将军可以在耿家堡子歇息一晚。”
  李旭点点头,道:“你好好表现,等我灭了李宏基,就放你离开。若是立功,还有赏。”
  俘虏感激不尽。
  两名骑兵越过李旭,往前面探路去了,李旭策马带着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向着耿家堡子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