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战场是真实的,是真正经过搏杀造成的场景。
  当刘文静、武士彟带着康鞘利抵达天龙山时,这边已经在打扫战场了。
  康鞘利也是有怀疑的,并亲自查看了现场…~真的是战斗过的。
  就是李世民带来的兵马,那也是真正的折损,伤亡也是真实的。
  刘文静和武士彟也是一脸的惊讶。本以为这是个做出来的战场,可这现场,绝对是真的战场。
  再看那褴褛的衣裳,胡子拉碴的样子,完全就是多日奔波的状况。
  有一刻,刘文静都感觉李世民是按照李元吉所说的做的,是真的把许央一群人全部斩杀了。
  只是转了一圈,也没认出哪具尸体是许央,哪具尸体是段志玄……
  “康使,你看,唐公已派人将这个歹徒斩杀!战马犹在,事实证明,袭扰康使族人之事,完全是那王威和高君雅所为。”
  “康使也知道,唐公遣我北上,被王威和高君雅得知后,心怀不满,不仅仅派人前往长安告密,更是密谋刺杀唐公。”
  “也正是因此,唐公才不得已反抗,却没想到被这些暴徒逃跑了。他们在残害康使族人后,居然还返回太原,以栽赃于唐公……”
  就刘文静的这一通说,连许央都没法判定事情的原委了。
  还真不能小觑任何人,能围在李渊身边起事,没有省油的灯。其实想一想,刘文静除了好摆个架子,喜欢权利地位,心眼小以外,能力还算是有的。
  只是,作为己方的显贵,这般讨好式的跟突厥一介使者解释,这种感受,即便许央,也有种憋屈塞满了胸口。
  这时候看刘文静,几乎就要忘记他所担负的使命,就觉得此时的刘文静,完全丢尽了在场所有人的脸,恨不得杀之而快。
  没有背后的曲折,这一刻的刘文静确实是奴颜婢膝的。可有了背后的交易,刘文静就在建功立业。
  人所看到的并非是真相。
  “康使,事实也确实如此。为避免不必要的冲突,避免结盟一事有意外,我等恭送康使回返……”
  武士彟也恭敬的,带着笑脸奉承着那康鞘利。
  “嘿嘿,刘文静,武士彟,你俩当我傻呀?”
  这话一出,就是许央、李世民等,已经将交涉一事交于刘文静的一群人,也顿时紧张起来。
  许央看了看,现在基本上是一千对一千,谁胜谁负真不好说。
  不过,在被康鞘利道明事情真相,双方交恶,撕破脸皮的第一时间,许央觉得有把握拿下那康鞘利。
  许央看向李世民,李世民微微点头。
  “不知康使这是为何意?又有何见教?说明白些,好教文静知道。”
  刘文静说这话时,估计紧张的不行,语调都颤抖了。
  “这就算了了?我死去的那些族人呢?白死了?”
  康鞘利再说出这些时,都把绷紧的神经又放下了。
  不是发现他们做戏给他看,是还想讹诈。
  这就有的拉扯了。
  “康使,你也知道,唐公对破坏我们双方盟约者,那是绝不轻饶。他们这些人的家人,族人,都已经被斩杀了,人都埋了。”
  “康使难不成想要那些尸骨?为了带回去祭奠族人?”
  “刘文静,你别给我扯没用的。祭奠族人那是你们汉人的做法。对于我们……我跟你说不着。”
  “刘文静,他们的族人家人能杀了,埋了,别告诉我他们的家财你们也都埋了吧?”
  “杀我族人岂能这般轻易放过?”
  讹诈的嘴脸彻底表露无遗。这时候谁也想扇那康鞘利耳光,可都只能看着这小人这般嚣张。
  记得后世经常会说起:国强人自立!
  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做依靠,人就没法挺直自己的腰杆面对责难。
  许央作为后世人,是知道历史走向的,更是熟知后世对于大唐强盛的赞颂。甚至到了后世,依旧以唐人自称。
  从来就没有简单的成功。人们看见的、喜欢的都是人前显贵,没人会去想人后受罪。显耀后世的大唐开始,也是这般的筚路蓝缕。
  许央不知道没有自己这个外因,李渊以及李世民会不会也会忍受突厥这般的侮辱。
  历史记载,李渊在起兵之前,确实是曾经向突厥示好了,也结盟了,也借兵了。
  想来那个真实的过程,也绝不会轻松。
  这时候,恐怕李世民的心情很糟糕吧?
  许央感觉自己都要忍不住暴起了,李世民作为太原留守的主人,在场所有人的领头人,这种感受绝对要甚与许央。
  李世民真的心情很糟糕,手在不停的抓紧放开,再抓紧再放开。
  柴绍就在李世民的身边,许央能看出来,好几次柴绍都想拽李世民…~
  “康使以为,如果你再次耀武扬威的在太原城下走过,我太原留守府的将士还会如同迎宾一般欢迎康使吗?”
  “结盟是双方的事,我方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为你的族人报了仇,杀了暴徒,并且我方还有如此之多的伤亡。”
  “正如康使所说,我们这些死去的将士,又该如何说?向谁讨说法?”
  许央觉得自己需要说些什么了,不说会憋的难受。
  “你是何人?此地可有你说话的份?”
  康鞘利看过来,见是一位校尉的武将,毫不犹豫的斥责。
  康鞘利这话一出,许央还没怎么,本来就是扯淡,扯出去人家扯回来,都是出出气,也不想怎么。可许江受不了了,就作势要扑。
  得,自己还得再把许江扯回来。
  “康使息怒,都是些武夫蛮汉,不值得康使动怒。”
  “不过,康使,这杀才所言非虚呀!若是康使再走一次太原城下,让这些武夫坏了双方结盟之事,康使也是不想见到的。”
  刘文静的应变很及时。许央这时候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突兀了,不过这时候好像也只有自己适合说着这些话。李世民说了,那几乎就是太原府的意见。
  鉴于刘文静这时候出于公心,就不计较他贬低自己是武夫了。
  “刘文静,你在威胁我?”
  康鞘利变脸了,或许是装的。
  “不敢!康使,文静是在为康使考虑。康使,你看就现在的情况,对于始毕可汗那就是一件小事,只不过是因为二十几个暴徒之为,始毕可汗也不会让这样偶然的事件影响到双方的结盟。”
  “康使,你看这样行不?我马上遣人回城,向唐公细说康使的损失。”
  许央陪着铁青着脸的李世民,开始指挥着队伍撤出战场。段志玄几次回头看那五十多匹战马,这都是他们玩命抢来的,就这样还回去了······
  “老段,走吧!”
  许央拍了拍段志玄的肩膀,微微摇了摇头。
  所有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本来这时间是计谋完成的时候,是该拍手欢庆的,可就是康鞘利那一番颐气指使,把心中那一丝欢欣也打没了。
  人还没有撤出天龙山,就见到了刘政会领着一群劳役,赶着三五辆大车,慢慢的在接近天龙山······李渊早就准备好了被康鞘利讹诈。
  刘政会下马跟李世民施礼,李世民很不耐烦的挥挥手:“多少?”
  “四大车。”
  “都是何物?”
  “锦缎、布帛、珠玉,应有尽有。是高王两家的四成财货······”
  李世民走近,一车一车的掀开看。看到那些有些日子自己都见不着的珠玉宝石,锦缎布帛,一拳砸在车辕上,把挽马都惊的迈了两步,差点就追尾前车了。
  “二郎,走吧!”
  刘文静陪着康鞘利也在往山下走,远远的缀在后面,眼看就要看到这边了。柴绍拽了一把李世民,担心再横生枝节。
  这时候一切都以大事为主,不能计较小节了。
  问题是,这算是小节吗?或许算吧。许央已经很能忍耐了,这时候也觉得受辱到了自己的极限。
  “少说差不多三万贯呀!这能换取多少军械?能招募多少军卒?”
  不舍是不舍,李世民还是必须要顾全大局。
  一千人的队伍,就跟霜打了的茄子,无精打采的往太原城返。都不想再看刘文静如何跟那康鞘利交涉了。
  事情是肯定能摆平的,康鞘利不是来打战的,是来讹诈的,来示威的,恐吓的。
  这个场景,所有人都看到了,都憋了一肚子气。
  本来就是出城做场戏,此时却像是打了败仗一般,一个个垂头丧气。
  其他三支出城演戏的队伍已经回城了,甚至连城门都已经大开了,这是告诉太原城的百姓,留守府的队伍打跑了突厥人。
  那些不知情的百姓,就站在街市两侧,看着李世民带着这一千看上去就像经历了战事一般的军卒,虽然没有带着鲜花,脸上的表情却是实在迎接凯旋归来的大军。
  愧对于这份心。李世民让队伍快速通过,不得有一刻停留。
  “我担心稍微停一下,我就会忍不住真的出城将康鞘利留在太原!”
  李世民的心情,许央能感同身受。
  队伍很快通过街市,不断的分散,各自回营。
  许央跟着李世民、柴绍等,一起到留守府复命。
  在留守府的门前广场,李渊站在大门的台阶上,远远的看见李世民、许央等人过来,就快步下了台阶,嘴里喊着:“许央贤侄,此行大功!”
  “尔等北上,将我成就大事的最后一环补全了。说是居功至伟也不为过。”
  “来人,开席!我要为此行立功的将士庆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