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李靖是大隋的臣子,站在一个忠于君王的立场,李靖的做法没有什么错,李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
  在李靖窥透李渊有反意的那一刻,李靖就决定要告发了。
  马邑太守是李渊的亲近,离开马邑到长安,路途遥远,一路关卡无数,李靖知道此事难为。
  在得知李渊临时招募的新兵,在跟甄翟儿作战以后并没有解散,而是放于城外,由李家自养,李靖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李靖将马邑大牢的死刑犯秘密斩首,出具了押解该囚犯进京的官文,将自己打扮成囚犯,让自己的亲卫在半路将马邑的衙役截杀。
  计划相当的严密,也顺利的走出太原境。
  李靖以为这次应该无忧了,自己应该能顺利抵达长安,将李渊这个太原留守的异动向朝廷奏报了。
  李靖出马邑,担心遇到同僚,也担心盘问,就一直从乡间小道南行。
  不管怎么说,李渊就任太原留守,对于河东一地百姓是幸事,不管他是招揽还是剿灭,这三山五岳的盗匪响马还是基本消除了。所以,李靖走偏僻的道路也很放心。
  当许央三人出现时,李靖有点摸不准。
  以这三人的穿着打扮,行事风格,李靖判断这绝对不是什么劫匪。
  让亲兵试探着问,果然,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我只是一介罪囚。担不起少郎君的抬举,说是劫我,总该让某知道是何原因吧?”
  “我是罪囚,那也是犯下了大隋的律法,不知跟少郎君有何恩怨,劳烦少郎君这般兴师动众。”
  “若是早先我跟少郎君有过结怨之事,在此,某向少郎君赔不是了。待朝廷定了某的罪罚,某若不死,定上门奉还。”
  这话里还带着威胁了。
  李靖不确定对方的目的,还是想着和平脱身,哪怕是留下些钱财也无所谓,即便是曾经有过恩怨,这一次他也准备低个头,陪个情,道个歉,先过了这关再说。
  只是性格使然,最后说了个上门奉还。
  李靖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一直以罪囚自称,态度放的很低。
  “李靖,李药师,马邑郡丞······”
  许央点名了李靖的名号,戏谑的看着李靖,想看他的反应。
  果然,李靖闪过一瞬间的僵硬,却瞬间正常了:“少郎君说谁?跟我何干?”
  其实许央是真的不确定这就是李靖。师门的消息,也就是收集了这段时间从北往南出行的异常人等,只是说这一拨人很不正常,那囚犯比衙役还大爷。
  这不是水浒世界,也没有野猪林。许央就暂时确定要截住这拨人。
  就刚才李靖脸色僵硬的瞬间,许央差不多确定了。
  只是这老小子还想蒙哄过去呢。
  “李药师,我叫许央,跟太原留守家的老二李世民关系交好,暂时借住在太原留守府,李家以客卿待我,甚是看重我等。”
  “现在,你该不是还以为我就是路过吧?该不是还想着是不是有什么恩怨吧?”
  许央亮明身份,继续盯着李靖的脸色和表情。因为有了上句话打底,这次李靖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是一副懵懂的神情:“某真的不知道少郎君说什么。”
  “哦,真的不知道?刚才我说李靖李药师,那是马邑的郡丞,而你的枷锁上好像是马邑二字吧?你居然不知道马邑给你签发通关文书的郡丞是谁?”
  “李药师,李郡丞,还要装吗?”
  就在此时,那四个衙役齐刷刷的向许央冲的过来,手中的水火棍早已变成了长枪。
  许田和许江,就是田丰和江夏,早就防备着,打马上前······
  许田和许江以一对二,丝毫不落下风,虽然不至于几招内拿下,但是那几个衙役绝对支撑不了多久。
  李靖知道,今日是无法善了了。
  “李靖,还不准备出手吗?你戴着的枷锁有机关,恰巧我是机关大家。抖开吧!”
  许央的话音刚落,李靖脖颈上的枷锁骤然分开,原本锁着的双手,在枷锁分开之时,李靖手里多了一双短锏。
  这不是李靖的常用武器,是适合藏在枷锁里的武器。
  许央这次出来并没有带马槊,李世民给他的那柄马槊断了,李世民答应一定帮他找一杆神兵。若不是考虑一点一点的给李世民灌输墨家的机工,许央都想在太原自己打造一杆马槊了。战场上用起来确实有效。
  这一次出来,许央就带着他的工兵铲。
  许央并没有依仗自己在马背上的优势,而是在李靖打开枷锁的瞬间,许央就从马背上跃下,手持工兵铲迎了上去。
  许央还真想试试李靖的斤两,这是后世称颂的名将,许央想探探底,也好对自己现在的武技有个大体的评价。
  同样都是短兵相接的武器,许央又专门下马作战,没有谁占便宜谁吃亏。
  刚一接触,李靖持双锏碰上许央的工兵铲,第一次碰撞,两人各退三步。但是,许央是单手,李靖是双锏。
  两人再次对上,许央已经对李靖的武力值大概有了估计,在不使用弓箭下,也就比李世民稍强,但强不了多少,大体跟许田旗鼓相当,连许江都打不过。
  许央没用全力,本意是试探,目的是能劝他回去,随便找一个借口把他离开马邑的事蒙哄过去。也是对李靖惨淡晚年的一种不忍吧,许央想做成这事。
  许央就想着,随意的陪着他玩,直到他绝望了,也就能听得进去劝了。不管是以势压人,还是武力压迫都算。
  这时候许田和许江已经结束了战斗,李靖的四个亲兵都被打趴下了,没有杀。
  许田和许江不确定主公的意图,是要拿回去交给李世民处理,还是自行处置,这都需要主公拿下那李靖再说。杀人简单,随时都可以。
  也正是因为李靖的四位亲兵都被打趴下了,李靖的攻击就疯狂了,完全是搏命的攻击方式,每一招都是伤敌三百,自损一千的打法。
  许央在武力值上确实要高于李靖很多,自然不能让他伤了,也自然的增加了搏杀的强度。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倒是打的精彩。
  有一阵了,许央感觉玩的没兴致了,手里的工兵铲就打了个旋,工兵铲的铲头让李靖看不清利刃的位置,也分辨不了攻击的方向。
  李靖这时候不得不用了自己保命的一招······
  “主公,刀下留人!”
  许央仿佛知道李靖躲避的路线,就是李靖已经将保命的招式使出来了,却依旧无法脱离开那旋转的工兵铲。
  李靖以为:我命休也!却听见有人喊。
  许央也疑惑的看向许田。
  本来自己也没想着要杀他,瞎喊什么?
  许田走过来,垂手站在许央身后:“主公,他应该是兵家人。”
  “兵家?你确定?”
  “嗯,那一招,就是他最后保命的那一招,老主公让我练过这招,说过是一位兵家人的招式。”
  李靖死里逃生,却也知道反抗无用了,只是不甘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你是兵家人?”
  许央想了想,觉得许田所说应该是对的。
  李靖一生的战绩,后世传闻的兵书,以及李靖在战场上只求结果的秉性,还真是兵家人的特征。
  “我不是,我师父也就是我舅舅是。”
  李靖知道自己这时候反抗无用,见对方探底,盘问渊源,倒是也不抵触。那一声刀下留人,也是主要原因。
  “韩雄是你何人?”
  许央手里提溜着工兵铲,想着接下来该怎样收尾。
  事情到了这程度,这是攀上渊源了,有些手段没法使了,连劝都不能做。
  自古传承的门派,相互没有劝说的必要,各行其是而已。
  只是,想不通李靖怎么就成了大唐的军神了!
  “韩雄是我外公。”
  打不成了,留下命了。李靖见对方喊出自己外公的名讳,就知道这事还有的说,也就放下紧绷的心了。
  话说到这,许央也清楚了。师父在教自己这一招时,就曾讲过韩雄的故事,倒是不记得是不是提过韩雄是兵家人。
  当初师父以高敖曹的名头服务于东魏,而那韩雄是西魏将军,两人多有交锋,却惺惺相惜。
  师父也正是因为韩雄的逃命招式,创造了短刀杀技,许央只不过是用在工兵铲上而已。
  确实是有渊源呀,打不成了。
  “你兵家人行事,倒还轮不着我来劝阻。按照约定,我也不能干涉。我就想问一句:为杨广那个君王,你这样做值得吗?”
  虽然事到如今没法劝李靖回头了,许央也明白李靖晚年为何那般凄惨了,可还是想行个善,多个嘴。
  “食君俸禄忠君事!”
  这样的说辞放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可现在的杨广······算了。许央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就当咱们没见过,就此作别吧,你爱咋咋!”
  可以认为李靖不识时务,却不能否定李靖的品性,不管是门派约定,还是李靖的为人,许央都不担心他说什么。
  这事······唉,不能带着李靖回太原,那自己三人出城就需要有个理由了。
  许央三人不得不在回程的路上不停的钻山林,不断的打野物,以证明自己出城就是来打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