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大堂闹作一团,后院的莫小贝终于听到动静,直奔而来,惊喜地看着李寻安。虽然对方衣着有了变化,但容貌却丝毫没变,她一眼便认出来了。
  “寻安哥,你怎么来了?”
  “啊?”
  “你们认识?”
  众人脑中一团雾水,李寻安脸色由阴转晴,收剑入鞘,笑道:“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又去西凉河摸鱼了呢!”
  ……
  “嗯,嗯,好吃!”
  时隔一个多月,莫小贝再次吃上了另一个世界才有的美食,水曲柳台老榆木桌子上都摆满了,有什么汉堡、炸鸡、山楂汁、蜜饯、薯片、坚果……全都去掉了包装,或能透漏出本位面信息的东西。
  而这些闻所未闻的食物也让客栈里的人看得惊奇,在李寻安的带头下,他们也吃了一些。
  “你心儿姐和汉叔给你带的,慢慢吃,别撑着了。”
  莫小贝一手汉堡,一手可乐,腮帮子鼓起,含糊道:“嗯嗯,替我谢谢她们,这次心儿姐没来吗?我记得她说过要来看我。”
  “她倒是想,但你们这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她来了没有自保能力,我怕出意外,所以没让她跟过来。”
  “怎么可能?我们七侠镇治安特别好!“
  李寻安笑笑,并不反驳。
  佟湘玉还是很紧张:“李大侠,你……是怎么认识的我家小贝的?”
  “缘分罢了,一个月前我们之前有过一次师徒之缘,我教了她些没用的知识。”
  李寻安一笔带过,并未细谈,随后便道:“我这次来是为了看看她,刚才就是跟你们开个小玩笑,各位别往心里去。”
  “啊,那个饭钱……”
  佟湘玉话刚说出口,看到莫小贝和其他人质疑的眼光,立刻收口:“就不庸给哩,我说最近小贝怎么这么听话,原来是李先生帮我们教育了小贝,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别抢!别抢!给我留点这个……这个什么夏威夷果!”
  白展堂包括其他人对两人的相识过程充满疑虑,但见李寻安不解释,也不好追问,只是争抢着对方带来的零食,吧唧吧唧嗑个不停。
  莫小贝吃的差不多了,大包大揽道:“嫂子,给寻安哥开个上房,他要在这住一段时间,人家远道而来,我要尽地主之意!”
  人小鬼大!看一会我怎么收拾你!
  佟湘玉心里冷哼,但笑容满面:“好的好的,沾糖,带李先生上楼。”
  “得嘞。”
  白展堂大手一挥,把坚果全抢到自己手里,不顾大嘴和小郭的不满,快步上楼笑脸相迎:“李大侠,您请。”
  “客气。”
  ……
  “就是这间了,您看环境怎么样?用不用给您打点洗澡水?”
  两人上楼后,白展堂热情的招呼,打火点灯不提,心里仍盘算着如何套话。
  李寻安摆摆手:“不用,凑合睡吧。”
  “我多嘴问一句。”
  白展堂点完蜡烛,罩上灯罩,试探道:“您这次来这,真的只是看看小贝?没什么别的事儿?”
  “对,顺带看看大名鼎鼎的同福客栈!”
  “您净开玩笑,我们这小地方有什么名气?还值得您特意来一趟?”
  李寻安不认同:“江湖上已经传遍了,黑道三大家族在这齐齐折戬沉沙。同福客栈卧虎藏龙,盗圣、龙门镖局千金、郭巨侠女儿、六指轩辕的儿子、关中大侠、衡山派掌门人,都在这,可以说是风云际会之地,怎么能让人不好奇?”
  “这么说……倒也是。”
  看白展堂恍然,李寻安话音一转:“另外,我这个人痴迷武学,对你的葵花点穴手很感兴趣,若是能学到一招半式那就更好了。”
  在少年时李寻安也没少看什么武侠小说和影视剧,如果问他当时最想拥有这些幻想作品中的哪种武功,那葵花点穴手一定是排在第一位的。
  这次穿越过来,也怀着这个目的。
  一招过去,敌方一动不动,任由你蹂躏……
  在《武林外传》火爆播出的时候,葵花点穴手简直是每个小男孩的梦想,其次就是孙悟空点住了七仙女的定身术!
  非常有利于自己的咨询!遇到那些不可理喻的来访者,自己一招葵花点穴手过去,不伤人,而且能控制对方的行动,让他听自己嘚吧嘚。
  很斯文,很银杏!
  白展堂露出了客气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呵呵,李大侠别开玩笑了,您武功那么高,还想学我这三脚猫的功夫?”
  “想啊。”
  李寻安默默呼唤系统,开启了‘卧底’专长,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放到桌子上,眼神真挚无比:“这是我自创的云龙风虎剑法、心法、身法一应俱全。上面还有我的毕生对敌经验,我只想用它换你的葵花点穴手。”
  要说这个世界的剑魔李寻安也是个实实在在的武学奇才,天资甚至可能不次于莫小贝,成长经历也是主角模板了。
  孤儿出身,自小被人贩子卖给一个在江湖上耍把式卖艺的武人,至此学习到了粗浅的功夫,长大成人后不满武人对他的虐待,杀人出逃独身浪迹江湖,然后自创武功闯出了名号,他那一手云龙风虎剑法,在江湖上自然也是威名赫赫……
  “我能看看吗?”白展堂对这本秘籍也稍有意动。
  “看吧,但你要不同意换,那只能看前两页。你若不同意我就去找你娘,她应该愿意教我,反正葵花点穴手我必须学到手!”
  “别急,别急,我先看看……”
  白展堂拿起秘籍,忽然觉着眼前这个男人变得随和且平易近人起来,忍不住继续追问道:“你和小贝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能不能说说?我这实在想不通,她一个半大孩子怎么能结识上你的。”
  李寻安搪塞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小贝就对了。”
  两人在客房交谈,楼下的众人也在商议,围着莫小贝问东问西,后者不耐烦,找个机会直接跑到了楼上……
  邢捕头愁眉不展,一边啃着李寻安带来的酸辣鸡爪,一边唉声叹气:‘额滴亲娘嘞,影响仕途啊!你说这剑魔李寻安好端端跑这来干嘛?莫不是要在七侠镇掀起血雨腥风?我得赶紧上报衙门!布下天罗地网,好将他缉拿归案!”
  郭芙蓉好笑道:“人家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段,但邢捕头您可真是铁面无私啊!”
  “说嘛呢说嘛呢?”燕小六怒道:“不许你侮辱我师父!”
  邢捕头正色道:“没办法,职责所在!我公务在身,我心系百姓,这都是为了七侠镇的治安!”
  佟湘玉犹豫道:“不太好吧,这个李寻安看着人还不算太坏,否则小贝那么维护也说不过去,不如再观察观察?”
  佟湘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莫小贝如此崇拜并拥护一个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因为这件事导致自己和相依为命的小姑子搞决裂了。
  “等咱们搞清事情的情况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李大嘴含糊道:“还观察啥啊,要我说像这种杀人如麻的就该抓起来再说!”
  吕轻侯也连连点头附和:“剑魔啊!你们之前都说了,杀人跟杀鸡一样,小贝跟他在一起能学到什么……”
  话刚出口,似乎觉得不太对,吕轻侯眨眨眼睛,怀疑人生:“最近小贝好像确实学好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