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这个时间段的李心儿刚刚毕业,工作室也才开张一年时间,没有实战案例积累,能力稍显稚嫩。她既没能在业内打出名气,也没能和律政署合作,所以心源工作室的生意不怎么样。
  正因如此,李心儿才有时间拉着李寻安聊了整个下午,她仍然没有放弃想要帮助对方的想法。
  但李心儿选择抛下了咨询设置和界限和任何谈话技巧,以近乎陌生男女间第一次见面约会那样与李寻安闲聊,主动自我暴露,咨询反倒有了很大的进展。
  双方至少了解到了很多彼此的信息,关于童年,家庭,和各自接手过的案例,互相也更加熟悉了……
  “我感到你跟我讲这些案例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有一种无力感。”
  李心儿认真道:“在从业十年里,虽然有小部分来访者你没能帮上忙,但大部分的人你还是有帮助的,你让很多来访者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和生活,我不明白这种无力感为什么会在你身上发生。这应该是我这种新手咨询师才会有的问题……”
  “你的无力感是因为助人情节过于浓厚,不能客观保持中立。”
  李寻安打断谈话并反客为主,回忆道:“你刚才说过,小时候你在超市偷了一袋巧克力,超市经理没为难,放了你。第二次和妈妈逛超市又碰到了那个经理,他一直盯着你怕你再犯错误,你觉得不自在。于是跟妈妈说他非礼过你,阿姨报警把经理抓了起来,但即便如此,那个经理也没有说出你曾经偷东西的事情。”
  “为此,你感到愧疚,你认为自己小时候太坏了,做了错事,这件事甚至可能毁了那个经理半辈子的声誉。于是你下意识地想要弥补,想要挽回,想要想那个经理一样,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哪怕自己为此受到伤害。面对来访者,你的助人欲望太强烈了,而这就是导致你无力的最主要原因。一旦没有帮助到来访者你内心就会非常沮丧……”
  “这个观念是错误的,千万不要这样,别有救世主情结,更别自恋,别以为是自己救了谁。我始终认为那些在我这咨询过后,状态好转的来访者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和我没有太大关系。”
  李心儿点头:“是,自恋、助人情结,这两个问题我的督导也跟我说过。”
  李寻安又问道:“那你认为如果你的督导师知道你在为我这样的咨询师做个人体验,会怎么说?”
  李心儿笑了笑:“她会让我把你转介到她那去,怕你带坏我……但我们现在不只是在聊天而已吗?嗯,你或许可以理解为约会。”
  “这算什么约会……”
  李寻安看了眼时间,距离吃晚饭还有一会,提议道:“今天没有来访者了吧?出去逛逛?”
  确实谈得够久了。
  李心儿歪头看了他半晌,稍有意动:“去哪?”
  “酒店一日游!”
  ……
  酒店是不可能酒店的,只是在商业街上乱逛的这样子,最后李心儿找了家甜品店,两人在一侧落座,她又提起了之前的话题。
  李心儿一边小口喝着杂果弹牙凉粉,一边好奇地问道:“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感到无力,刚才被你点评我岔开了。”
  “就不能聊点别的?”
  李寻安拿着小勺子,从对方的碗里挖了一勺凉粉,听到这个问题好像都没兴趣吃了。
  李心儿对他吃自己的凉粉也不介意:“好奇啊,想一想,有一个从业十年的咨询师在我面前,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经历,然后猜一猜从业十年后的自己又会是怎样的。”
  “但愿我说完你不会转行……”
  李寻安自嘲地笑笑,沉默了一下,随即便道:“分阶段来讲吧,我曾经的无力不是对我自己,而是对咨询或者心理学本身。”
  曾经?那现在呢?
  李心儿一愣,但还是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你从业时间越久,越会感觉到极限,你自身的心理极限。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即便你的心理素质足够强大,个人成长始终没停下脚步也不行,你一定会被来访者熏染。然后你将质疑心理咨询中的亲密关系、移情与反移情的虚幻,从而怀疑现实中的关系,两者之间你会分不清真假,进而影响你自己的生活……这是第一个难题。”
  “当你能够接纳解释它,真正做到‘要停止找他们的麻烦;要避免成为他们的主人;要过自己的生活。’后,又会迎来第二个。”
  李心儿听得很认真:“那是什么?”
  李寻安缓缓道:“你倾听、观察,解析,帮助来访者发掘再发掘,鼓励人们去审视自己的行为模式。你们两人花费一个月,半年,甚至数年时间,经过冗长的大段大段的对话,突破了各种各样的抗阻,抽丝剥茧,艰难万分的进行移情和反移情,你们身心俱惫……”
  “终于有一天,你帮助来访者发现了关于他们自身的所有真相,就算是真正的真相而不是所谓的真相吧。”
  李寻安叹了口气:“但哪又有什么用呢?这只是在所有的伤口上撒一把盐,唤醒了他们痛苦的回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
  李心儿表情一滞,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们不想要这些!”
  李寻安肯定道:“他们想要个爱他们的父母,他们想要关注、他们想要情感链接、他们想要希望、他们想吃药、他们想做爱,他们想要发财。可心理咨询给不了他们这些东西……这是第二个难题,是心理咨询技术上或者说是心理学的极限。”
  李心儿沉默片刻,缓缓道:“但很多人是不清楚自己内心真实需求的,我们至少能帮助他们认识自己,得到启示,然后采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更好地去追求他们真正想要的。或者,或者陪这些无助的人走过一段人生的旅程。”
  “嗯,作为一名镜子,只能做这些了。”
  李寻安赞赏道:“你天赋不错,意志坚定,只要减轻助人情结,可以走得更长远。”
  李心儿咽下嘴里的凉粉,单手托着下颚,眼神盯着对方,忽然笑道:“谢谢你说这么多,但我应该不会转行,看着这一个个真实的人奋力拨开迷雾、奋力寻找爱和希望、在受过伤害的灵魂上再度构建信任的时候,我会感慨,会惊叹这生命的奇迹。你难道没有过这种感觉?”
  “有过。”
  李寻安先是同意,随后又补充:“曾经有过。”
  “那现在呢?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现在的无力感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的。”
  李寻安把脸凑过去,指了指腮帮子,旁若无人道:“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
  周围很多桌顾客,李心儿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扭过头不理他。
  李寻安也不急,慢慢悠悠地继续吃着甜品,李心儿却等不了了,好奇充斥着她的大脑。
  “真不讲?一点也不讲?”
  李寻安语气很严肃:“需要亲亲才能讲。”
  李心儿终于翻了个白眼:“你做梦!”
  “做梦可就不止亲亲了。”
  李心儿直接把擦过嘴的纸巾扔了过去,没好气道:“你气人很拿手?我真怀疑你有边缘性人格障碍!”
  “不沾边,你说我是性瘾症我或许能承认。”
  “厚脸皮!!”
  李寻安不说话,李心儿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引导式地问道:“你认为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生活摇荡如钟摆,于痛苦与无聊间徘徊……像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千万不要对来访者瞎问,想的通没有用,一个想不通就得自杀,到时候你要承担责任的,愧疚如影随形会伴随你的后半生。”
  说着说着,李寻安唏嘘不已:“痛苦,总是如此!”
  李心儿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眼睛一亮:“你觉得自己是前者还是后者?想没想通呢?”
  “我当然想通了!”
  李寻安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角,舔舔嘴唇慢条斯理道:“我今天的意义就是必须亲你,亲不着你我今天过得就毫无意义,你随时准备挨亲吧,不是舌吻都不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