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次日中午,李寻安和两个手下在尖沙咀的某个商业街头逛街购物,也帮助其他正在上班的六位买些礼物。
  大买卖做完了,安保生意也蒸蒸日上,弟兄们钱包前所未有的鼓起来了,自然要消费。
  但该说不说,这地界对李寻安没什么好逛的,无论是这个时代的各种商品还是街景,都比李寻安所处的位面落后很多,甚至不如三线城市,跟别提和本位面的宇宙中心C县相提并论了。
  但异域风情嘛,还是得体验体验,舒缓下压力。
  这个时代的香岛妹子还是不错的,本位面的那些同时代的香岛女星脸蛋一个比一个绝,纯天然的美,还有一种独特的风韵。李寻安就寻思能不能在这次位面旅行中碰见一个这样的,各自交流一下体液……
  “那个不错!”洪平悄悄指了指:“龙哥,你看!”
  “哪?”
  “7分。”李寻安看了一眼,大失所望:“你喜欢就去聊。”
  “怎么聊?龙哥你教教我,在美国还好,但香岛的女孩性格我不了解啊,怕说错话……”
  洪平踟躇不前,八个人就他年龄最小,生活在美国的时间较久,属于直来直爽的性子,对付女孩这方面还是比较稚嫩的,但胜在脸皮够厚,足够外向。
  “全世界女人都大同小异,西方确实更开放更直接一些,但没什么大差别。你说的这个……二十岁不到,妆容还算精致,皮肤也不错,家庭条件优渥,应该是个大学生。这个阶段的女孩很单纯,情绪波动较大。”
  李寻安思忖道:“你直接上去跟她说,嗨,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洪平的人,她说不认识,你说那现在能不能认识一下。不管对方是笑,或被吓到了,还是不知所措,都算你成功了,你成功用意外的开场挑起了她的情绪波动和好奇,下一步直接约她在附近喝咖啡,用你对付美国妞那套……去吧!”
  洪平眼睛发亮:“听起来不错,龙哥懂的就是多!”
  言罢兴冲冲地小跑上前,几句话的功夫,似乎与那个女孩交谈甚欢,洪平暗自对这面使了个大拇指,然后和独自女孩前往附近的咖啡店……
  “FUCK!这小子成了!”
  洪承看他得手,也是眼热的很,伸手指了指另一位身穿OL装,刚从一家茶餐厅走出来的职场女性:“龙哥,那个怎么样?你也帮我想想怎么开口搭讪,就用刚才那套行吗?”
  李寻安循着对方的手指看去,见到那位女性酷似女星陈慧琳的样貌后,脸上浮起笑容:“不行,这个你把握不住。让龙哥来,龙哥能把握!”
  “啊?”
  洪承急了:“老大,不是吧?!洪门三十六誓第九誓;如有奸淫兄弟妻女姊妹者,如五雷诛灭啊。龙哥你不能这样!”
  李寻安骂道:“放你妈的屁!她是你老婆还是你姐妹?”
  洪承认真道:“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认定她是我老婆了!”
  “你给我滚!那是你临时的大嫂了,再敢动念头我阉了你!”
  李寻安直接飞起一脚把洪承踢翻,又把手里的礼袋扔在地上:“你接着逛,我去和你大嫂聊聊天。”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洪承拍拍身上的尘土,唏嘘道:“龙哥还是那么花心,你难道的不清楚我最喜欢的人是你吗?”
  ……
  ……
  李心儿,名副其实,心理医生。
  其实严格来说,她才能称得上医生。在香岛大学临床心理学毕业的学生和精神科专科的医生一样,都拥有处方权,可以给来访者开药。
  但李寻安就不行了,他虽然也学的临床心理学,但没有处方权,所以只能算是临床心理学家,成为咨询师。两者间还是有一定微小的差距。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按照原著中的剧情,李心儿会在几年后为陈永仁做心理治疗,但现在显然是不会了,陈永仁依旧被李寻安撬走了,两个人恐怕不会产生什么交际……
  又是一个剧情人物,没有刻意掺和进去反而偶遇了,只能说这地方太小。
  李寻安没着急上前搭讪,而是在路边买了根橙子味的棒冰,撕下包装扔进垃圾桶,一边吃一边快步跟了过去。
  “嗨~李医生!”
  李心儿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人,显然不记得自己接待过的来访者中有这样一个身材高大的、英俊的灰发男人,于是略有些茫然:“你好?”
  李寻安挥舞了两圈棒冰,仿佛把它当成了一把剑,挽着三环套月的剑花,最后摆了个背手持剑的造型定住。
  此时也是应景,不知哪里吹来一阵秋风,地上的几片泛黄的落叶轻拂而过,繁华而人来人往的街头竟然在突然之间显得有些萧瑟……
  李寻安严肃地问道:“我像不像一个刚刚杀死夏天的刺客?!”
  “……”
  李心儿温柔地笑着点点头,内心却无语非常,暗道,这是哪来的精神病?
  李寻安吐气,收剑,冷冷道:“有没有时间?找你聊聊天。”
  一副臭脸,好像在说找你聊天是给你面子,你不要不识抬举。
  一个很棘手的精神病啊!
  李心儿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的工作室就在前面。”
  李寻安一言不发,跟着往前走。
  “我还不知道,先生你叫什么?”
  李心儿很有礼貌地发问了,李寻安也就大发慈悲的告诉她了……
  “这里的白道称我为‘八臂哪吒金锤太保威德先生李寻安’,黑道称我为‘钢拳铁腿口绽莲花文武双全李无敌’,心理咨询业界的同行叫我‘善解人意心有灵犀一点通只要一见立刻安心的C县小荣格’。至于你嘛……”
  李寻安看了看李心儿的容貌和大长腿,似乎感觉很满意:“你叫我安哥哥就行了。”
  “……”
  哇,患有严重精神病的同行?棘手!
  李心儿心里有点发慌,想要后退一步却觉得不礼貌:“您也是……心理咨询师?”
  “是的,然后我还是你未来的男朋友。”
  李心儿表现出了良好的耐心和职业素养,皮笑肉不笑:“呵呵,李先生真会开玩笑。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有人介绍吗?”
  谁介绍的!给我添乱!让我打死他!!!!
  “没人介绍。”
  李寻安感慨道:“千里姻缘一线牵,万年修来共枕眠。老天爷牵的红线啊,都是缘分!”
  李心儿抿了抿嘴:“我的咨询费是两千元五十分钟,个人体验的收费是三千五百元,如果你真想治疗的话,请好好考虑一下。”
  李寻安从怀里掏出一沓厚厚的港币,递了过去:“我只想和你开展一段纯洁的友谊,所以我不想让这段关系沾染上铜臭,但你要是坚持的话,也没问题。”
  真是个精神病。
  李心儿气的牙痒痒:“治疗后再付费,把你的钱收起来!”
  “好的。”
  李寻安听话的揣起钞票,对脚步加快的李心儿表示不满:“走那么快离我那么远干嘛?又逃不出我的心,白费力气!”
  李心儿有点想笑,但还是头也不回:“马上到了。有件事我要提前告诉你,我的办公室有紧急报警按钮,这里都是巡警,他们会在三分钟内赶到,希望你保持理智,不要做傻事。”
  李寻安心道,我怎么会做傻事,也只是想和你做点爱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