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龙哥,做什么买卖?”
  李寻安理所当然:“继续开安保公司,这个咱们最拿手,除了美国外也在香岛开一个分公司。以后你们各自从美国调来些人手,然后再从当地训练一批,架子就搭起来了。”
  “这地方似乎没几家安保公司,黑帮这么多,治安又差,确实值得开发。”
  “嗯,还可以和本地三合会合作。生意应该很不错。”
  八位手下讨论起来,但也有人表示疑惑。
  “我来之前了解了一下,这边的有钱人好像没这方面的安全意识。有钱人都不请保镖,没什么市场!”
  “不对劲吧,现在香岛治安这么差,没人绑架过他们?!”
  “有一个。”洪霄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沉吟道:“华懋集团的董事长王德发,资产逾百亿,他两次被绑架。第一次是1983年,绑匪绑了他和她妻子龚心,并把龚心放走,索要了1100万美元,他妻子乖乖付钱,两人平安回家。”
  “后来这笔钱被警察追缴回来,绑匪也落网了。吃过亏的王德发吸取教训,请保镖保护自己的安全。结果几年过去,这抠门鬼陆续以各种理由把身边的保镖全辞退了,于是又给了犯罪分子机会。在1990年,王德发打完壁球,独自开车回家途中,第二次被绑。绑匪索要3000万美金,他妻子交了钱,结果人却被撕票了。”
  “而且有意思的是,第二次绑架的主谋,是香岛一个快要退休的警长,他认为第一次绑架王德发的绑匪不够聪明,如果自己做这件事,一定天衣无缝,所以联合湾湾人与当地古惑仔做的。”
  年龄最小的洪平纳闷道:“那我就奇怪了,这里的黑帮这么猖獗,警察不仅贪污腐败能力也差劲,还有血淋淋的例子摆着,这帮富豪怎么敢不请保镖?”
  “狭隘、偏执、抠门、心胸小、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利益或局部利益,看不到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
  李寻安随口道:“这就是典型的岛民心理,岛内的社会民众普遍都这样,不论各个阶级。”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人脾气温和说话细声细语,和南方清丽的山水脱不了干系。北方人豪爽大气和他们一马平川或雄山峻岭有关。”
  “反观香岛、湾湾、脚盆、菲律宾、新加坡等地区或国家,他们自小生长在一个周围有水,土地面积相对小的小岛上。物资缺乏、地方狭隘、经济简单,这种环境下养育出的人思维模式自然很独特……尤其是香岛,历史文化与地理环境非常复杂,当地社会压力巨大,民众不管是身处什么阶级,都信奉利益至上,普遍有种莫名的焦虑,抠门也是刻在了他们骨子东西。请保镖?非要亲身被绑架过后才知道亡羊补牢。”
  “另一方面呢……”
  李寻安话音一转:“香岛地方小,无论黑帮还是警察,都和这帮资本家关系很密切的,黑白两道没有关系,他们也做不起来生意。所以,这帮人便认为以自己的身份,没有人敢碰自己……既狂妄,又自卑,挺矛盾的。”
  洪海大大咧咧道:“那龙哥您什么意思?是不是给这帮资本家制造点危机,让他们明白安保的重要性?”
  剩下七个人互相对视几眼,默契地笑了起来。
  美洲洪门是真不涉黑的,玄龙堂也不涉黑,但李寻安作为某神秘部门的一员,必然会做一些违反美丽国法律的事,他们八个自然也没少参与……
  李寻安越来越喜欢系统给自己安排的身份了,尤其这八个手下,都是亲手培养的,自己是他们老师、上司、也是老板、大哥。忠心无比且非常聪明,一点就通!就是不太会说话!
  李寻安温和道:“不是制造危机,我们这叫四帮一带一改。一、帮助香岛的资本家提高安全意识;二帮助香岛人民拥有国际视野和更大的格局;三帮助咱们的香岛玄龙堂安保分公司打开局面;四,帮助当地警察提升业务技能;五,带动香岛法制健全;六,通过以上五项,间接改善本地社会治安……懂了吧?”
  “懂懂懂!”
  “嗯嗯嗯!”
  “永远拥护龙哥!龙哥真是善良又崇高啊,你说咱先帮谁?”
  ……
  ……
  无间道位面,1995年9月15日。
  香岛的媒体们集体炸锅,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头版头条都在报道一件事。
  “惊天大案!六名神秘悍匪一夜之间绑架香岛前三位大富豪,三十二小时内共索要一点九亿美金现钞,随后逃之夭夭!!”
  “世纪大案!六名国际绑匪绑架成功后销声匿迹!史上最强绑匪!史上最完美犯罪!以下为详细报道……”
  “9月12日晚间十点四十分,六名绑匪手持武器两人一组,共同趁着夜色行动。”
  “A组采用面包车,在巷口逼停了刚刚下班从公司驱车回家的亚洲首富李家长子,一个手持大锤砸破车玻璃,一个手持AK47命令李公子和其司机下车,随即把两人绑好塞进面包车完成绑架。”
  “B组撬门掳走了正在别墅内酣睡的刘雄家长子,使用迷药捂住了刘公子口鼻,然后连人带被裹着绑走,宛如出入无人之境的采花大盗。”
  “C组潜入鑫宏集团公司底下停车场,在郭江董事长上车之际直接打晕掳走。”
  “完成绑架后,绑匪们在深夜之中将三名人质带到了新界一个荒废已久的工厂内汇合,单间隔绝安置。随后便让三人用电话方式联系家人,分别向李、刘、郭三家索要一亿、五千万、四千万,共计一点九亿美金的赎金。”
  “绑匪智商高超,手段凶残。采用了某种高科技变声手段与三家电话交流,提出时间限制,拒绝讨价还价,必须要不连号的旧钞现金,并言明只为钱财绝不害命。不给钱直接撕票,敢还价便敢伤人。赎金降低百分之十,还一个百分之九十的人,赎金降低百分之五十,就还一个百分之五十的人……如若报警或超时,后果自负!”
  “因郭董事长起初不愿配合绑匪勒索,拒绝给家人打电话,被绑匪采用水刑残忍折磨了一个小时后不得不被迫同意,打电话给家人让其交付赎金。”
  “据传,被绑后第二小时,李、刘、郭三家火速协商,二十分钟内便决定精诚团结,齐心协力,共同……凑钱。在被被绑后第三十小时,三家共凑出1.9亿美金,交由指定地点。绑匪拿到钱后两小时,李公子、刘公子毫发无伤,安全回家。郭董事长虽然身体无太大损害,但精神上遭受到极大创伤。”
  “根据被绑架的刘公子透漏,绑匪团伙素质极高,分工明确,默契无比。除了向家中打电话索要赎金外,很少闲聊。执行任务时互相称呼对方为数字代号,偶有交谈只用并不熟练的英语。期间,他私下偷听到有绑匪用泰语打电话,还用一位当着他的面说出了日语,没等说完便立刻被身边大怒的同伙掌掴。由此可以推断,八名绑匪应来自不同的国家地区。”
  “那个作为绑架地点的废弃工厂被他们进行了改造,内部终不见日,储存了热水和食物,显然对此次绑架蓄谋已久。”
  “而且绑匪们颇有人情味,在折磨郭董事长时,怕吓到他们,还把另外两人带到了其他房间,让他们好好吃饭,安心等待回家。”
  “在绑匪拿到赎金即将离开之际,其中一人对他们留下一句;by orderof the axe gang!(命令来自斧头帮)想必这是该团体名称,但本地和国际上并未有名叫斧头帮的社团,或许这只是绑匪刻意释放的烟雾弹。”
  “以下照片是警方根据三位受害者口述,所临摹的六位嫌疑人的人物画像,其中三位右臂带有斧头纹身,望广大市民周知。如有发现容貌相似者或知道本案更对线索的知情人士,请尽快和警方联系,协助破案便可获得百万悬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