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在警署吃盒饭成就,达成!
  “杨警官,留步吧,不用送了。”
  两个小时后,从警署出来,李寻安很满意,来一次无间道位面,不在香岛警署的办公室吃一次饭那就白来了!好比不到长城非好汉!
  杨锦荣也笑容满面:“感谢的话不说了,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请你吃一顿饭。”
  “你自己小心吧,别在清内鬼的时候出意外,否则你怕是要请所有认识的人吃饭了。”
  李寻安摆摆手,和陈永仁一同走出了警署。
  两人各自驱散了小弟,回到了陈永仁别墅书的房内,落座于茶几周围……
  “你们聊了什么?我看他突然对你变得很热情。”陈永仁心中已经隐约猜出了答案,但为了确定,还是问了一嘴。
  “委婉地点了下我自己的身份,消除误会,然后告诉他警署里的几个卧底都是谁咯。”
  陈永仁表示不满:“不是吧?抢我功劳啊?我刚把韩琛和卧底留存的录音带给姓黄的。”
  刚才李寻安和杨锦荣谈,黄志诚也把他叫了过去……
  李寻安无所谓道:“物证确凿,双管齐下,那不是更好?早清点早利索,也省得这帮内鬼担惊受怕,尤其是刘建明,这时候他应该还不认识女友吧。早进笆篱子无论对他自己还是他女朋友以及那个没出世的孩子,都是有好处的,提前结束他的痛苦,免得和原著一样患上精神分裂症……这事你应该早点办,何苦用我来说?警署清卧底的时间越晚,刘建明受到的心理就越大。”
  “到时候他极度悲痛,很可能会被系统察觉到,然后也和你一样成为我的来访者,那就太尴尬了!精分非常不好治的,你别坑我啊!”
  陈永仁笑了笑,沉默了一下才道:“其实我很想知道,在你眼里我有什么心理问题?偏执狂?”
  你看看,这不是自己知道嘛!还用我说?
  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李寻安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不是偏执,这都是你生命里的故事。”
  “……”
  这个答案让陈永仁愣了三秒钟,反应过来后,古怪地笑:“突然这么正经,我有点不适应。”
  “那是因为第二次咨询开始了。”
  李寻安坐在他斜对面九十度角,一个老欧式的深褐色皮质扶手沙发上,身体前倾而端正,坐在沙发位置的前半部,胳膊对称地放在身体两侧。
  他仿佛跟沙发有一种默契,瞬间镶嵌入的感觉,那是一种外人看上去就很舒服的坐姿。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尊重,不高高在上。
  而且李寻安的眼神诚恳而平和,像是在告诉陈永仁某些东西;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听你说话了。
  陈永仁沉默两秒,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皱起了眉头:“在警署的时候,黄志诚在催我,让我快点搜集倪永孝的证据,把他送上法庭。我感觉黄志诚好像很急,可能确实像你说的那样,倪永孝一旦彻底洗白,会有高层保他,到时候我的证据也没作用了。黄志诚很怕这样的情况发生……”
  “韩琛是他朋友,Mary是他情人,现在这两人都被倪永孝杀了,黄志诚自然恨的要命。”
  李寻安直接道:“部分警队高层可能也在催促黄志诚,让他快点对倪永孝下手。同时他自己也存在私心,这导致他有些忽略你的安全,也忽略了倪永孝被捕后的影响和后续的处理……但作为一名警察,他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我也想履行自己的职责。”
  陈永仁叹了口气,抬头望了望房间,自嘲地笑了:“我还没跟你说吧?这婚房是倪永孝送我的,很贵,一千多万港币……怕他起疑心,我收了。打算等以后再还给他。”
  李寻安冷不丁道:“你在愧疚。”
  陈永仁沉默许久,点头道:“尽管我掩饰的很好,但我感觉他仍然怀疑我是卧底,这栋房子他可能是处于想要拉拢我的因素送的。”
  “仅此而已吗?”
  “……”
  “你不能因为他是罪犯,就刻意地选择性忘记了他对你的亲情和照顾,他认为你是他的家人。从父系社会伦理和法律角度来看,你们是同宗亲兄弟,直系亲属,也确实是一家人。正因为如此,就算倪永孝依然像电影中一样猜出了你是卧底,却也没有揭穿你,而是想让你改变心意接手三合会,并送了你一套别墅当做婚房。”
  陈永仁强调道:“我姓陈,他姓倪!倪坤也不是我父亲。”
  “生无恩,恩在于养。倪坤当然不配做你的父亲,但倪永孝……”
  李寻安目光如炬:“你知不知道我每次提起这个名字,你就会坐立不安?而且你刚才只讲了倪坤不是你的父亲,没有提及倪永孝是不是你的哥哥。”
  “……”
  李寻安语气微顿:“是不是要像电影里那样,等倪永孝中弹倒地,临死前帮你藏好窃听器的那一刻,你才能真正承认他是你的哥哥?而不仅仅是一个罪犯?”
  陈永仁表情一滞,不再开口。
  “我说过,接受这些,并不影响你履行警察职责。因为倪永孝犯了罪,很严重的罪。你把他送进监狱,让他接受法律审判悔过自新,也是身为亲人该做的事情,你没必要因此自责。”
  “……”
  李寻安沉默两秒,又道:“在我从事这个行业三年以后,就不是很想向来访者说一些正确的废话和不负责任的评判。”
  “诸如‘你的一切心理问题来源于儿时的伤害,归根于原生家庭;你的完美主义是因为父母对你过于苛责;你的偏执是因为童年时期缺少足够的关爱;你不能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并不断把爱你的人往外推,是因为小时候被亲人抛弃导致的自卑和患得患失缺乏安全感’等等之类的话。”
  “十八流的咨询师就会像刚才这样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一流的咨询师则会润物无声让来访者自己感受到,但两者目的是一样的。我也一样,我只能这么做,因为我是心理咨询师,我能做的只有这个,我会和你一起找到塑造了你现在所有行为模式的根源,然后你可以选择接受它,并改变想改变的和能改变的……”
  “可很多时候,我苦恼于大多数来访者明明自己意识到了根源问题,却还拼命的否认,拼命的质疑,甚至闭上了眼睛开始胡搅蛮缠,对我进行攻击……你若也这么做,那我帮不了你。”
  “……”
  陈永仁抚额不语。
  李寻安思索片刻,语速不疾不徐:“在一个人的幼儿时期成长过程中,父亲的缺位,几乎是一切心理问题的来源之一。而你的问题更加复杂。你极度憎恨倪坤,恨倪坤搞婚外情导致自己平白无故成了私生子,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环境。恨倪坤抛弃母亲,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恨黑社会老大倪坤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连想做个警察都不行。”
  “你痛恨自己有一个黑社会的父亲,由此投射痛恨整个倪家,并比正常人更加厌恶黑社会。你对除黑的执著和做警察的动力,也由此而生,哪怕在倪家卧底也在所不惜,或许你还存在着报复倪坤的想法。同时这也造成了你非黑即白,较为极端的世界观……”
  “我是个电影人物嘛,这是我的人物性格。”
  陈永仁突然自嘲地笑了:“我的家庭就是我的背景故事!某个编剧给我编的!”
  “接受它,改变它。”
  “当然,改变它,我已经改变了……但接受,怎么接受?你教教我?”陈永仁似在讥笑,潜台词就是你又不是电影人物,怎么会理解我。
  李寻安平静道:“你为自己的人生被另一个世界的人操控而感到愤怒,你为自己的悲惨遭遇感到不公。你认为自己理所当然应该双亲健在,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更美好的人生。”
  “可你以为只有你的命运被无形的操控?你的世界或许每天也在不断产出像《无间道》一样的电影。你以为只有你家庭不幸遭遇悲惨?我见过比你惨的人比比皆是。你以为除了这个世界外那些拥有自由意志的每个人,都双亲健在幸福美好?做梦都不可能的。”
  “生活就是如此艰难,无论你身处何方。”
  “宇宙是一个浩瀚的垃圾桶,所有的一切尽在其中,包括你我,桶盖被死死关着,臭气四溢,肮脏无比,却没人逃得了。”
  “而你,已经是极其幸运的一个垃圾了。你知道了自己原本的人生剧本并进行了改变,你现在住着大房子,娶了一个漂亮老婆,以后会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女儿,自身还在履行警察的职责,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你当然有权继续愤怒,继续不满,但别让这种情绪左右了你的任何选择!尤其是当这个选择和你的亲人和你的人生幸福息息相关的时候!”
  “……”